第3705章 偷袭老李

作品:《绝色总裁爱上我张铁根

    第3825章偷袭老李

    张铁根他们这边心里已经开始各自寻思起来了。

    毕竟,以老李头的实力来说,压根就不可能在冬雪百惠的手下发生任何的意外的吧。

    张铁根的眼珠子一转,寻思起老李头刚刚没有说完的那句话来,心说:侮辱啊!老李当年原来还侮辱过冬雪百惠!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侮辱,还能够让一个女人怀恨在心几十年的?

    跟着,杨顺良和孙林他们那边就发出了嘿嘿的坏笑来了。

    张铁根这边更是因此心里一动:对啊!哎呀我草!想不到啊想不到,老李头当年也有那样的年少轻狂,年少冲动的岁月,面对着人家扶桑的美女的时候,终究也是绑不住裤子的啊!

    不过话说,现在的冬雪百惠已经是一把年纪,却依然是显得十分的徐娘半老。如此想来的话,当年的冬雪百惠年轻的时候,那必然也是个大大的美人儿!

    怪不得老李头会对她替补住裤子,就将她给侮辱了呢!

    这顿时让张铁根忍不住就想到了泽尻未来那边去。得,师父上了师父,他这个徒弟也上了人家的徒弟,这事情可真的够巧合,够天意的了吧!

    当然了,这师徒二辈还是有着巨大的不同的。张铁根和泽尻未来之间,那绝对是你情我愿,甚至于说,泽尻未来巴不得主动来倒贴张铁根的,首先脱掉裤子的是她。

    但是冬雪百惠这边看起来似乎不一样。以冬雪百惠这样恨老李头的情况来看,当年的老李头只怕是强行将人家冬雪百惠给上了。

    说不得,当年人家冬雪百惠还是个有夫之妇的说。

    张铁根最终还忍不住这样恶意地设想起来了,人家冬雪百惠当年的身份来。毕竟,冬雪百惠可是一直被人乘坐冬雪夫人的。张铁根这样设想,只怕也不会多么的错误吧。

    当然了,人七嘛,看来男人确实是个个都喜欢的了。

    就在张铁根这边无耻的想着的时候,老李头那边的武士刀已经用力地封住冬雪百惠的攻击招式,顿时是让冬雪百惠动弹不得,只能够在那边干着急。

    跟着,老李头的左手一运力,就要对着冬雪百惠出手了。

    泽尻未来那边见状,顿时惊呼道:老李师父,请手下留情,不要伤害我的师父!

    放心吧小姑娘,我不会伤害你的师父的。老李头朗声说道,左手手指运力弹在冬雪百惠的刀面上。

    当的一声,声音极为的清晰,内力弹射之下,冬雪百惠身形受到反冲,只能够倒退了两步。

    但是,冬雪百惠依然是动弹不得。老李头的武士刀已经放在了她的脖子上面。

    你还是输了,终究不是我的对手。你这又是何必呢?老李头说道。

    哼!你杀了我吧!冬雪百惠涨红了脸,对着老李头怒道。

    我可不杀你。老李头淡淡的说道。

    你这个混蛋!与其又如同我孙子小爱那样被你们给废了武功,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更加痛快!冬雪百惠大声地对老李头说道。

    老李头听得一愣,说道:我什么时候要废掉你的武功了?

    冬雪百惠用着十分复杂的目光看着老李头,这个家伙头发和胡须都已经白了不少地方,确实是已经老了,倒是少了以前的那种十分火爆的脾气。

    否则的话,这个人今天只怕早就已经大开杀戒了,还会这样晃晃悠悠地跟着他们大家和她来这样说来说去的吗?

    但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又是气得冬雪百惠怒火沸腾,几乎都要流出泪来。

    你不就是这样想的吗?!冬雪百惠愤怒地指控道。

    我说冬雪百惠,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们都已经老了,就让事情过去吧。老李看着冬雪百惠,叹道。

    跟着,老李头居然从冬雪百惠的脖子上,将武士刀收了起来。

    老李头跟着又劝说冬雪百惠道:人呐,得服老。

    服老?我看你不服老,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吗?冬雪百惠冷冷说道。

    张铁根在旁边听得都蛋疼了,老李这是干嘛呢?你丫的个有关部门的大灵导,面对女人的时候,其实跟一般男人也没啥区别啊?要不要也这么喜欢手下留情呢?

    还是说,你丫的现在还留恋着当年跟人家冬雪百惠之间的美好滋味,现在还想要对人家半老徐娘怎么地啊?

    可是张铁根的心里想来,应该不会这样吧?

    毕竟,老李头那可是大灵导了现在,权大势大的,想要什么的,手下人立刻就巴巴地给双手奉上了。

    因此,老李头若是想要女人的话,大华夏随时准备现身求上进的水嫩嫩的小娘们,各种小模小艺人的多的是,简直可以让大灵导随便玩的,又何必非要找个半老徐娘呢?

    以男人的心性来说,张铁根自己将心比心,他觉得小娘们的滋味必然是要胜过半老徐娘的。

    因此了,张铁根倒是可以认定,老李头应该不可能对个冬雪百惠还有什么感觉的,只怕心里是对人家冬雪百惠感觉有所亏欠才对。

    这时候,孙林走上前来,低声对张铁根说道:大根哥,李老和这女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特么咋知道,咱们好好当个吃瓜群众就得了。张铁根没好气地说道。

    呃……李老不会是对人家冬雪百惠还有什么心思吧?杨顺良在旁边说道。

    艹!我问你。当你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一个女人了,你还会对她有什么感觉吗?张铁根反问道。

    呃……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啊。想我这么纯情的好青年来说,要是放我身上的话,我肯定……没有感觉啦!杨顺良笑着说道。

    尼玛纯情个毛!老子鄙视你的节操!张铁根笑骂道,不过,我还是必须承认你说得对!

    呵呵呵呵……三个无耻的青年就在那边自鸣得意地笑了起来。

    哎!今天的出手,其实非我所愿。老李头轻叹道。

    杀你才是我所愿!冬雪百惠说道,突然举刀就刺向老李头的心口去。

    这绝对是一个始料未及的巨变,冬雪百惠的偷袭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

    老李!张铁根错愕的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