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镜忘川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引狼入室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引狼入室

推荐阅读:凝霜寒雪楚江南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洪荒之万界妖帝血与火的赞歌我成了周幽王乡村小医圣爱慕不虚荣绝品都市医圣光之隐曜系统叫我做好人

    “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他,你们绝对不能毫发无伤地回来,所以必须要谢谢他。但是苏盏茶也是要救的。”夕霜推开院子的门走进去,和白衡齐说的相差无几,站在屋子门口往里看,内里光线暗淡,窗户紧闭,的确像是很久没有住过人了。

    她不禁想到,才进这间屋子时,左右上下全部被镜辉笼罩住的那种感觉,那种藏不住所有秘密和缺点的敬畏感。就在那时候,肃鸢已经看穿了她所有的心事,也看到了她性格中的软肋和弱点,抓住这些,才能够让肃鸢顺藤摸瓜抓住苏盏茶。

    这个肃鸢实在可恨,夕霜想到这里一拳砸向了桌面,她的力气不,于是整张桌应声而裂,全部散了架,落在了地上。

    “等一下。”白衡齐紧盯着夕霜的脚下。夕霜也看出蹊跷,桌子摔得七零八落,本该散落在四周。可此时,屋子中心有一点仿佛藏着巨大的吸力,把那些桌子的碎片,都往同一个位置吸引拖曳。很快地上变得干干净净,而那张桌子完好无缺地重新出现在原来的位子上。夕霜抬起头来,看着白衡齐,怎么没把他们两个人一起给吸进去?

    “你别动,千万别动。”白衡齐也是担心这一点,难怪肃鸢没有在屋中留下任何的痕迹,怕是他在这里随意施展开手脚。到最后,屋中的陈设也会恢复成原样,只要是不属于这里的一并都会被带走,“这个肃鸢,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说,我算不算引狼入室?”

    夕霜附和地点了点头道:“也算,因为人是你带进来的,等家主醒了,你自己去和家主说明。”

    白衡齐没想到她这样直白,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家主醒了我自然会告诉她原因,家主若是要惩罚我,我绝无二话。”

    “肃鸢的目标不是甘家,我们不过是他需要的媒介,他带走的是苏盏茶,一开始要抓捕的人,也是苏盏茶。”夕霜和白衡齐一起走的那个奇怪的点,她伸出手,正要往上按。被白衡齐一把拽住了手腕,“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就绝对不会是一个死眼。”

    “那就让我试,怎么说,我的修为要比你高的多,遇到麻烦,应变的能力要比你强一些。”白衡齐甩开夕霜的手,直接把自己的手按了上去。和预想中的不同,白衡齐的人还好端端留在屋中并没有被带走。而那只盖在上头的手,被一束柔和的光包裹上,仿佛是一只巨大的萤火虫,一闪一闪,“你说的对,肃鸢并非针对我们,可他也不该算计我们。”

    夕霜有些失望,满以为新发现至少能出现些线索,她不甘心地再次尝试,把屋中的花瓶,水壶不停砸在地上。那些碎片不偏不倚地被吸入,随即完好无损地物件又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上。

    白衡齐见她把帐子全部扯下来,用力撕开,连忙阻止道:“看起来只对物件管用,对人不行。”

    “对人不行,他是怎么把我带走的!”夕霜还就不信邪了,侧过头来看了看白衡齐,“会不会是需要受点伤,才管用。”

    “夕霜,不要胡闹!”白衡齐的脸色发白,他大概是想到什么不太好的,生怕夕霜一根筋作祟,做出伤害身体的举动,“我告诉你,苏盏茶没有那么重要,至少不用拿你的性命来做实验!”

    “我心里愧疚,没有我,她不会被抓走的。”夕霜高声喊道,“她要是出了事,我良心不安。”

    “胡说八道。”白衡齐气狠狠地抓住她的手臂,把人从屋子里拖出来,“苏盏茶和肃鸢本来就有旧怨,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没有你带路,肃鸢已经找到这里,很快会查出苏盏茶的下落。这里,甘家!留存了很多苏盏茶的痕迹,包括我们的护院阵法,是她和韩前辈一起联手结界的。”

    夕霜突然安静下来,听着白衡齐教训。

    白衡齐习惯她对自己冷眼相待的模样,看着她一副乖巧的模样,本来更严重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咕噜吞下去了:“要杀人的话,还不简单,在你的清霜镜铺,他完全可以杀人夺取,当时你们几人加起来也完全不是肃鸢的对手。他可以一并杀了灭口,可他没有动你们,连根头发丝也没动。”

    “你的意思是说,肃鸢并非坏人。”夕霜眨了眨眼,轻声问道,“他杀了我们,就没人知道真相,可他一句多余的话没有,把我给放回来了。”

    “对,你不能因为一时的紧张,就往最坏的结果想。他是不是告诉你,苏盏茶拿了属于他的东西,所以必须讨要回来。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呢,他不是要做什么丧心病狂的坏事。”白衡齐再次用力抓头发,为了说出能够让夕霜信服的理由,他脑壳发疼,“你记得刚见到肃鸢的时候,那种感觉吗?”

    “我和他有种熟稔感,有点要接近他,主动和他说说话的心思。”要不是发生了这些事,夕霜绝对不会把心事告诉白衡齐,“我甚至有想多看他一眼的冲动,韩遂说我是好奇,那也是一种特殊的好奇。”

    “他要是个坏人,你会这样吗!”白衡齐知道夕霜说的是真话,怎么心口酸溜溜的?他顾不上拈酸吃醋,连忙趁着夕霜不再抗拒,接着往下说,“而且他是真的救了我们,很艰辛的过程,护着我们全部安然回家,他做到了。”

    “假设,他巧合遇到你们,发现你们身上有浅淡的,属于苏盏茶的痕迹,你也说了,护院阵法是苏盏茶参与其中的。你们每天从前院进进出出,有些沾染也实属正常。”夕霜越说越顺溜,“找到苏盏茶,讨要回属于他的东西,这件事就了结了。”

    “对,他并非要杀人,更不是像影兽那样要夺取修灵者的灵力。他要是心存邪念,就不会是你我看到的那副飘然出尘的样子了。”白衡齐偷偷松了口气道,“我们需要点时间,耐心等候,等着韩前辈回来,所有难解的问题皆可迎刃而解。”

    夕霜刚要叹口气,水魄现了实形,扇动了两下翅膀:“那人身上没有血腥味,我也没有见到他身上有什么邪气。”

    “但是,他差点伤到你。”夕霜是亲眼见到水魄差点被肃鸢打伤的,只差了分毫。

    “你也说是差点了,我没有受伤,不是吗?”水魄本来有些疲累,它在强行进阶后,需要大量安静的时间休息。然而隐匿在饲主体内的灵物,感应到了夕霜心绪大幅度的震荡,让它无法安心,“他要杀谁都可以,不难的。”

    夕霜看一眼白衡齐,又平举起手臂,把水魄转过来送到自己面前,饲主与灵物四目相接,看到彼此心底的动静:“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要去找寻苏盏茶,我们等韩遂回来。”

    白衡齐一听这话,欢喜地差点没敲锣打鼓,他真是担心夕霜不管阻扰,只身而行,要去找寻下落不明的苏盏茶。

    “我们去看看家主。”夕霜脑中的结一旦打开,立时被她梳理地整整齐齐,不再有多余的纠结,“家主的伤势是否有进展?”

    白衡齐一听这问题,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当时看着肃鸢掳走了夕霜,哪里还有其他的心思,全部放在要把夕霜救回来这个关键点上。他轻咳一声道:“一起去看看家主也好。”

    甘望梅的住处由四名弟子把守,甘武月一见到白衡齐现身,连忙迎了上来:“白师兄,家主这里安好,没有异常。”

    “辛苦你们了。”白衡齐点点头,特意等夕霜走在前面,心态摆得端正。要告诉眼前的几人,夕霜才是暂任的家主,在甘家,她说了算。

    果然,甘武月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还是听从地推开屋门,请夕霜先行入屋。白衡齐本来打算停留在外头,一想到肃鸢的事儿,不敢怠慢,还是一步一随地跟着进屋了。

    夕霜把脚步声放轻放缓,屋中的光线很柔和,甘望梅双手交叠在胸口,看起来睡得香熟,脸色比前一次好转了许多。

    “家主的气色恢复了很多。”白衡齐说了相同的话,“看样子,对症下药是管用的。”

    “可她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夕霜低声问道,曾经强势的甘望梅一动不动地躺在面前,她多少有些不习惯。肃鸢的事出来,她真希望甘望梅突然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然后大刀阔斧地把事情地缘由查清楚,而不是此时任由她内心按压不住的不安。

    不知从几时开始,甘望梅在她的心里,原先的形象完全改变,变成一种可以依附的可靠。夕霜甚至可以确信,要是甘望梅没有倒下来,肃鸢在甘家是不能肆意妄为的,这个肃鸢叫人看不透猜不准,实则是因为他们阅历太浅,才没有看得透彻。

    “该醒的时候,自然会醒的。”有一道声音从屋门口传进来。

    夕霜肩膀一抖,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属于韩遂的,她欣喜地转过头来,打破了屋中的那层心翼翼:“你们回来了!你们从谢家回来了!”

    韩遂的脸上带了两道明显的伤痕,其中一道从嘴角延伸到脖颈一侧,可他脸上依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向着夕霜点点头道:“是,我们回来了,幸不辱命。”

    夕霜在屋中哪里还待得住,知道他们是避嫌不方便入内,连忙拔腿往外冲:“谢安在呢,他也没事吗,他回来了吗?”

    “回来了。”谢安在就在外头等着她,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夕霜嘴里说出来,嘴角挂了点笑意,他怀中还抱着一物,冲着夕霜扬了扬。

    “金瑶!”夕霜的眼睛里快要冒出星星来,“你们找到金瑶,把它带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2/12185/104193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