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护腿

推荐阅读:七零律政俏佳人武道天下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唐末战图龙血君王行秦总入戏太深:老婆我输了医神小农民战天龙帝我家编辑超凶哒万界女神之直播

    却说这时候,内室里头帘子一动,几个嬷嬷服侍着傅老夫人出来了。

    对傅萱仪和傅婉仪,傅老夫人并不觉得奇怪,倒是傅锦仪的出现让她微微惊讶。

    “唔,你们三个都过来了?”傅老夫人坐下来,笑看着三个孙女:“八丫头也跟着来了。”

    傅锦仪连忙站起来:“老祖宗!”

    傅萱仪两人也起身行礼。两个丫鬟捧了热茶上来奉给老夫人,傅婉仪伶俐地上来给老夫人揉着肩膀。

    “在里头就听见你们谈笑。”傅老夫人心情不错:“你们在说什么呀?”

    傅萱仪眼角一抽——肯定不能说自己正在和傅锦仪斗嘴吧?

    “我是瞧见了五姐姐给老祖宗缝的一副护腿很精致。”傅锦仪开口笑道,倒把那傅萱仪吓了一跳。

    说着,她将那只方才拿出来的锦盒捧起来了,道:“我是个蠢笨的,只会抄书。五姐姐缝的护腿既厚实暖和,里头还垫了细辛呢。”

    便有婆子上来接过了东西,呈给傅老夫人。

    屋子里的一群人神色各异。

    傅萱仪满面惊愕,傅婉仪面露疑惑,傅锦仪倒是满眼单纯。傅老夫人扫了一眼拿上来的护腿,不禁微微挑眉:“哟,这还是缝了细辛的?这是五丫头的手笔?”说着伸手拿起来打量:“五丫头可累着了吧,这要缝多少时候啊!”

    “是呀,我也觉着惊奇呢,把这么细的粉末一点一点缝在里头,真不容易啊!”傅锦仪上来笑着,又去拉了傅萱仪的手臂:“五姐姐,你日后也教教我好不好!”

    她的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傅萱仪的手腕,而方才一直坐在屋子里的七姑娘傅婉仪这会儿果断低下了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傅锦仪猜得没错,二房是依仗着大房的庶出,他们全家人都是圆滑的性子,装聋作哑的本事可是谁都比不上。

    “八……八妹妹!”傅萱仪抿了抿嘴,这会儿她不得不相信了——傅锦仪这丫头竟真要帮她!

    虽然于情于理说不通,但,事实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日后你常来我屋里,我们两个一处绣东西。”傅萱仪掩饰着内心的震惊,敷衍笑道。

    上头的傅老夫人倒没察觉两个孙女的动作,只是翻来覆去地打量这双护腿。

    不得不说……

    她还真没有这么一双垫了细辛的护腿呢。底下人做给她的,都是垫棉絮的。

    这个五丫头……

    昨日她发了话,要让八丫头搬进景和院里,其余的孩子们肯定都着了急,五丫头急火火地捧上来这么一双护腿,她这心思……

    傅老夫人不禁皱眉。

    哎,不对!

    若说是为了和八丫头打擂台才有了今日一出,可手上这双护腿却不是一晚上能赶工出来的啊!这么繁琐的东西,没有个把月,五丫头做不出来!

    那只能是,五丫头先前就做好了,今天才拿出来。

    这样想着,傅老夫人看向傅萱仪的目光就越发温和了。

    “五丫头有心了。”老夫人将护腿放了回去:“只是你们这一个两个的……八丫头抄书险些累坏了自个儿。五丫头才多大,就缝这样的东西!”

    “祖母,我们两个平日里也没有要事,服侍您不是天经地义的么。”傅锦仪笑吟吟地道:“而且,说起抄书……我自个儿在北院住着,身边没个人教导,什么都不懂。还是那一次五姐姐过来探望我,偶然说起了其余的几个姐妹曾给老祖宗抄佛经的事情。我听着也想抄经,却只认得几个字,哪里懂得经文的妙义。若不是五姐姐指点了我,我还不知道要抄哪一本、抄多少遍、抄的时候忌讳些什么呢!”

    傅锦仪笑得温软,一壁婉转地看向身边的傅萱仪。

    “原来是这样。”傅老夫人点了点头。

    她先前还有些奇怪,这八丫头身边没人教导,她能认字就很难,又怎么知道该如何抄佛经的呢。倒是五丫头,从前瞧着是个面上机灵、但有些得理不饶人的孩子,如今却知道去帮衬病弱的八丫头了,这才是世家贵女的风范呢……

    正说着,外头却有嘈杂声传来。

    原是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领着一众儿女们,一同过来请安了。

    ***

    “哟,老夫人跟前真热闹呀!”谢氏率先跨进来,满面含笑,和昨日那副羞恼的模样判若两人。

    对第一次出现在景和院里的傅锦仪,谢氏的目光闪了一下子,这才上来笑着挽住了傅锦仪的手臂:“八丫头今日气色红润,瞧着是比昨日好多了。我下午再送两盒子雪参过去,你按着许郎中的方子吃,不多日就能大好了。”

    谢氏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温软,让傅锦仪几乎怔住。

    当初的谢氏也总是在这样看着傅华仪的……她都记得。

    傅锦仪的眼角动了一下子,掩饰住内心的冷嘲。

    “母亲,雪参也太贵重了吧。”她恭敬回话:“母亲昨日就遣人送了那么些药材,我瞧着已经足够了……”

    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副母慈子孝的情景。

    上头傅老太太瞧着,面上平静无波。

    “大嫂,您不用担心八丫头了,日后八丫头有老太太亲自照应着,不说能治好旧疾,怕是能教养出来一位不输给三姑娘的贵女呢!”说话的是三太太。和二太太的贤良恭谨不同,这三太太出身高,又年轻,平日里还真敢和这外室爬上来的谢氏对着干。

    有老太太亲自照应,还不输给三姑娘……这话足以把谢氏那颗心结结实实地扎一针。

    谢氏和三太太两个处了好几年了,也掐了好几年,倒习惯了三太太的锋芒。她只淡淡一笑,抚了抚傅锦仪的头发道:“八丫头出息了,我自然高兴,毕竟是我膝下的孩子。”说着又朝傅老夫人笑道:“老夫人能帮我照顾着八丫头,我这做媳妇的,只有感激的份了。”

    谢氏昨日还气得跳脚,今日却能放下身段说起了软话。傅老夫人瞧她这样,倒不好和她计较了。

    “八丫头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合该好生养着。”傅老夫人点点头,又问谢氏:“听说你昨儿去给八丫头送了些药材,还顺带着给三丫头、五丫头几个也都熬了补汤?”

    谢氏昨日大伤颜面,回荷风院之后,她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干。

    她一介孤女,费尽心机爬成了三品侍郎夫人,心性并非常人能及。纵然被傅老太太狠狠打压了一顿,她也不会因此悲春伤秋,而是很快理清了脑子!

    她刚回去,就吩咐下头的管事们去她的库房,取了一些品相上乘、又能够治疗肺热的药材送去了北院。不仅如此,她还命人熬了一锅甲鱼汤,给二姑娘、五姑娘、六姑娘、三少爷都送了一罐子。

    事实证明,这个动作真是既英明又及时……给傅锦仪送药材,自然是要将功补过。给其余的孩子们送补药,却也是必不可少。

    谢氏和傅老太太这一对婆媳相处多年,在不断的纷争中,对彼此都很是了解。谢氏知道,傅老太太瞧着温和慈爱,实则一点都不好糊弄!

    傅老太太看她不顺眼,还正愁抓不住她的把柄!她在傅锦仪身上栽了个大跟头,被泼上了虐待庶女的脏水,那傅老太太肯定会揪住不放,甚至怀疑她对待二姑娘、五姑娘等其余庶出的孩子也存在苛待行为!

    二姑娘那样软面团的性子也就罢了。那锋芒毕露的五姑娘傅萱仪,还有不学无术的纨绔三少爷傅德敏两个,可都是刺头啊!

    这两人平日里就没少给她找麻烦!如今抓住了机会,还不赶紧着在老夫人跟前对她落井下石啊!

    没办法,谢氏连忙紧着做脸,给几个姑娘、少爷都送了东西。就算五姑娘和三少爷两个对她发难,她也有所准备不是?

    “昨日恰巧得了一只百年的甲鱼,说是大补的东西,就炖了一锅汤给她们分了。”谢氏轻笑着:“大房孩子多,这也是媳妇的分内之事。”

    傅老太太的脸色好看了,她缓慢地点了点头。

    “昨日那剥下来的龟甲我都留着,听说烧制了能给老夫人的头风症入药呢。”谢氏凑近了些,看着傅老夫人笑道:“这甲鱼身上处处都是宝,不过还数着那甲壳上头最中间的一块龟甲,是最贵重不过的……”

    谢氏絮絮地说起了要如何用龟甲给老夫人入药的事情。

    傅老太太闭目听着,间或点一点头。

    婆媳两个说着话,从入药的事儿又扯到府里的杂物。四周人没有插话的份,都安安静静地听着。

    半晌,谢氏才又轻轻扫了一眼身侧的傅锦仪,拍手道:“八丫头今儿就要住到景和院了,我想着,日后许郎中进府给老夫人诊脉,也顺带着给八丫头瞧着,倒是合宜……哦对了,今早许郎中的药僮送了一张方子到我这里,说是要给八丫头抓药的,正好拿上来瞧瞧。”

    谢氏朝身边的婆子伸手。

    四周二太太、三太太面上神色都动了动——这谢大太太刚被敲了一顿,面子做得可真够卖力啊!还亲自过问八姑娘的药方!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