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落定

推荐阅读:战天龙帝我家编辑超凶哒万界女神之直播第一战妃:王爷清醒点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最强高手在都市我见军少多有病超级寻物APP暗影统领的公主妻芝加哥1990

    荷风院的管事捧了一泛黄的方子给谢氏。谢氏拿来细细地看,和傅老夫人笑道:“甘草、灵芝、陈皮……都是府里有的药材,我今儿就送一些过来。”说着往下看去,却在看到一半的时候猛地皱起眉头。

    “熏薄荷叶?!”谢氏轻叫了一声:“这许郎中……熏薄荷叶好似的确能治疗咳疾的。只是,我记得老夫人的头风是闻不得薄荷的吧?”

    她面露忧愁地看向傅老夫人。

    旁边坐着的傅锦仪轻扯了唇角:果然,这谢氏可有后招等着自己呢。

    傅老夫人听了也是一怔,道:“薄荷叶么?”一壁看向白嬷嬷道。

    “回老夫人,许郎中从前交代过,您这病最好别闻薄荷。”白嬷嬷连忙道:“唉,若是八姑娘要每日熏薄荷叶,这……”

    这有点麻烦了啊!

    谢氏看着白嬷嬷脸上的纠结,唇角几不可见地浅浅一勾。

    “老祖宗,”她好整以暇地开口了,目光带着得胜者的怜悯从傅锦仪脸上瞥过:“我看,这搬屋子的事情……”

    “搬屋子的事儿,还是先缓缓吧!”谢氏话未说完,竟有人抢先插话。

    是傅锦仪。

    她站起来,面上依旧是恭敬的笑,让人看不出心绪。她朝谢氏笑着,道:“原来我这病是要熏薄荷叶的呀!既然老夫人闻不得薄荷,那我可万万不能搬到景和院里了!景和院虽好,但我想着,昨日老夫人还教诲我要以自己的身子为重。我要先治好了病,才能孝敬老夫人。”

    她扬起一张纯真懵懂的脸看着傅老夫人。

    谢氏眼角一抽。

    这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她原本还预备好了一大套的说辞等着傅锦仪,没想到这死丫头……

    难道她真不明白搬到景和院里意味着什么吗?!

    不光谢氏惊愕,上头傅老夫人也愣了一瞬。她定定瞧着傅锦仪,道:“你这孩子……”

    搬屋子这事儿有多重要?那是从泥潭里一脚跨到天上去啊。如果傅锦仪的脑子没坏,面对谢氏抛出的难题,她就应该立即提议换一种法子治病。宁可不用薄荷叶,宁可耽搁了治病,也要先把屋子搬了呀……

    可傅锦仪却直接一脚跨进了谢氏挖好的坑里!

    傅老夫人再一次为傅锦仪的愚蠢感到担忧。但同时,她也觉得欣慰——

    这么多孙辈里头,可都没出一个像傅锦仪一样心思赤诚的孩子啊。傅锦仪孝顺她,根本不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孝顺啊。

    “老夫人,八丫头这么说的话……”谢氏的笑容有些僵硬,这和预料当中的情景完全不同,她都有点不知该怎么反应。

    “八妹妹治病要紧,我看这事儿还是算了吧!”谢氏和傅老夫人都还没决定,在座的姑娘们里头却有一个坐不住了。

    她就是傅嘉仪!

    傅嘉仪是谢氏的第二个女儿,傅妙仪的亲妹妹。

    和年纪就送去了老夫人跟前的傅妙仪不同,这傅嘉仪真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幼时,傅妙仪心翼翼地伺候傅老夫人,为了自己娘亲姊妹几个能在府里站稳脚跟,她拼了命地讨好傅老夫人、很早就学会了看人脸色,不敢多走一步、多说一句。她的确得到了傅老夫人的欢心,但这其中的辛苦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那傅嘉仪,就是在母亲的庇护下,在姐姐辛苦经营的笼罩下,稀里糊涂地长大了。她享受着嫡女的尊荣,从来没吃过什么苦……

    自然,傅嘉仪可没有傅妙仪那样的城府与手腕。相反,她的性子颇有些急躁。

    面对唾手可得的利益,瞧着上头母亲犹犹豫豫地,她忍不住插话了。

    “祖母,我们也盼着八妹妹能早日好起来,只是不巧,她用的药和您相冲呢。”傅嘉仪匆忙道:“八妹妹说得对,身子最重要!”

    傅老夫人淡淡瞧了她一眼,很快移开目光。

    她心里暗自摇头:唉,这谢氏教养出来的孩子啊……八丫头好歹也是她的亲妹妹,她就见不得八丫头好?也是,八丫头不能搬来景和院,那这个好机会不就成了她自个儿的了么。

    为了利益姐妹内斗,这傅嘉仪也实在太自私了。

    而那傅嘉仪丝毫没感觉到傅老夫人的不满,也没瞧见自己亲娘拼命给她使的眼色。

    “……八妹妹自个儿都这么说,那也不要费事了……”傅嘉仪絮絮地说着,却又很突然地从身边丫鬟手里接过一只长盒,笑道:“老夫人,八妹妹给您抄了九十九遍《金刚经》,孙女这儿没什么好东西孝敬祖母,倒是做了一副护腿。”

    说着也不必嬷嬷上来接,殷勤地自个儿跑上去,将盒子里的护腿取出来了给傅老太太:“祖母,这是比着您的尺寸做的!您看合不合适!”

    傅嘉仪拿上来的东西,和傅萱仪的又不一样了。

    这护腿上是用宫里供奉的雪锻做衬,里头垫的棉絮也是淮南那边进的,可不是寻常官宦人家拿得出来的……

    傅嘉仪急着将东西捧出来的时候,眼角尚带着一抹冷嘲。她并没有看向傅锦仪,而是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扫了傅萱仪一眼。

    而这个时候的傅萱仪,才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傅嘉仪早就知道了她的算盘!

    她知道自己要送什么东西给老夫人,这才故意来了这么一出!不论是用料还是里头的棉絮,都不是自己能比的!

    傅萱仪可以想象,若是没有傅锦仪帮她,若是还拿着原先那副护腿送上去,那这会儿她的脸就被傅嘉仪踩到了脚底下!不论傅嘉仪能不能借此搬进景和院,她傅萱仪可是与景和院无缘了,而且还会成为大家的笑柄!

    只是现在嘛……

    傅萱仪有些好笑地看着傅嘉仪。

    傅嘉仪拿出来的护腿,缎面华丽,乃是宫中贡品。然而外表再精彩,内里却还是棉絮呢。

    上头傅老太太拿起护腿瞧了瞧,只是点头道:“也算不错了,四丫头的绣工有长进。”

    傅嘉仪脸上一喜,忙贴着傅老太太坐下了,灿笑道:“老祖宗,您有腿寒的毛病,如今春寒料峭,孙女想着每日过来给老祖宗捏捏腿。”

    要每天过来伺候老祖宗?

    傅嘉仪的心思昭然若揭。只是傅老太太倒不为所动。

    她看着傅嘉仪的护腿,有一种想要叹气的冲动。唉,这些孩子们啊,一个个地都养成了这般性子……

    就因着她想把锦仪接到身边,她们就都坐不住了。都是聪明伶俐的孩子,可这份聪明劲用错的地方,就让人难受了。五丫头也就罢了,不管她有什么心思,至少那一针一线地将细辛缝在里头的功夫是不差的。这傅嘉仪呢?

    不过是仗着嫡出的身份,能弄到雪锻一类的好东西,就想着把五丫头比下去……

    一想到自个儿这个祖母在她们眼里不过是往上爬的阶梯,傅老太太心里能舒服才怪。

    “守仁媳妇,你平日里教导几个孩子们,也算尽心尽力。”傅老太太微微阖眼,手里转起了佛珠,朝谢氏道:“只是,嘉仪今年十五岁了吧?年岁不了,就别拘着她整日里练什么女红,跟在你身边学着掌家才是要紧事。”

    谢氏听着愣了。

    傅老太太这话是好话,傅嘉仪年岁不了,她刚把傅妙仪嫁出去,如今正忙着给傅嘉仪说亲。到了这个年纪,就该学着怎样做一个当家主母、怎样主持中馈了……

    可是,谢氏总觉着有些不对。傅老太太要嘉仪多跟在她身边?

    果然,下一瞬,傅老太太已经笑着看向了傅萱仪,开口道:“五丫头才十三岁,也不急着学管家的。我瞧着,八丫头既然不能搬过来,不如就让五丫头搬进景和院吧。四丫头说是想给我捏腿,我瞧五丫头就很好。”

    这话一出,谢氏的身子一抖。

    什……什么?要把傅萱仪接到景和院里?!

    “老祖宗!”

    巨大的震惊,让谢氏再也顾不上其他,失声叫了出来。

    “您,您要让五丫头过来服侍您?”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不可置信地道:“嘉仪她……”

    谢氏费尽心思要把孩子塞在老夫人膝下,是考虑良多的。

    二爷、三爷都没什么本事,挣不来官位爵位,自家的儿女身份上就不尊贵,就指望着老夫人能体恤他们,来抬高儿女的身份;而谢氏想把傅嘉仪、傅德明两个塞进来,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谢氏既是继配,又出身不高,还有着曾经做过外室的不光彩的名声。在京城的贵族圈子里,真正的贵妇就没有瞧得起她的!自然,她生养的三个孩子,也被人从身份上贬斥!

    人家婆家找媳妇,一打听,你傅嘉仪虽然是嫡女,你母亲却是外室出身!这跟庶出的有什么区别!再则,一个外室蛊惑丈夫给抬了正妻,这样的女人德行是好不到哪里去的,她教养的孩子怕也是有问题的。

    只有将孩子送到老太太膝下教养,才能得一个自幼承教、知礼懂事的好名声。

    若是出身太原望族的原配陶氏,她就不用这样做。

    傅老太太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