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三十七章:算计

第三十七章:算计

推荐阅读:七零律政俏佳人武道天下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唐末战图龙血君王行秦总入戏太深:老婆我输了医神小农民战天龙帝我家编辑超凶哒万界女神之直播

    傅萱仪现在是有点后悔的。

    她怎么就没想到呢?若她想到了,她可是比傅锦仪离得近的,那这个功劳不就成了她的么!

    唉,这只能怪自己啊!

    傅锦仪抬头笑看了她一眼。

    “你们都想着去拉老夫人的胳膊,我是站得远了点,够不着,只好跑过去垫着。”傅锦仪轻巧地解释了一句。

    傅萱仪有些自愧不如。是啊,人家还离得远些呢,说到底是自个儿的脑子不机灵。

    这个时候的傅萱仪并不知道,傅锦仪还有一句话没说——

    她这条手臂,原本是不应该断的。

    当时老夫人摔下去时,四周丫鬟婆子们都慌了。她离老夫人两三步,扑上前就垫在了老夫人身底下。

    她双膝拖跪在地上准备承受老夫人的重量。然而,在老夫人的身子还没压下来的那个瞬间,她看见了自己脚边上的门槛。

    老夫人摔下来的位置并不好,正在门槛边上。其实若不是傅锦仪舍命相救,老夫人或许会把自个儿的腰磕在门槛上,那就麻烦大了。

    傅锦仪看着那条门槛,没犹豫就做出了决定。她把自己的左胳膊伸到了门槛上,然后,老夫人压下来了。

    她才十二岁,老夫人是个身材偏胖的成人。果然,这一压,下头有门槛咯着,她的胳膊被生生压断了。

    手臂开始剧烈地疼起来的时候,她心里甚至是无比欢喜的。

    是,老夫人是她的祖母,是曾经对她傅华仪有养育之恩的祖母。但这并不妨碍傅锦仪为了自己的生存,地利用一下老夫人。

    而对于她自个儿来说,一条手臂,实在不算什么。她心里装着仇恨,毫不留情地对待谢氏这些仇人们;可对她自己,她也不会手软。

    她相信,断了一条手臂,才会让她得到更多。

    “八妹妹,吃李子。”傅萱仪将丫鬟刚洗好的一盘子李子推到了傅锦仪跟前:“这是淮南那边的,比咱们当地种出来的好吃。”

    傅锦仪拿起一个吃了,笑道:“多谢五姐姐。”

    谢谢你,肯和我站在一起。

    投桃报李,傅萱仪送的这一筐李子,就是她结盟的承诺。傅锦仪多了一个帮手,自然觉得心安。

    毕竟……就算得到了老夫人的宠爱,她也不会自负地以为能够对抗身为主母的谢氏,和身为侯夫人的傅妙仪了。

    母亲,三姐姐,四姐姐……我知道你们很难过,我知道母亲在老夫人跟前受尽了委屈,四姐姐成了瘸子怕是嫁不出去了,三姐姐在侯府也如履薄冰。只是……

    你们别担心,这,只是个开始呢!

    傅锦仪手臂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心里却是愉悦的。她觉得老天都在帮她,谢氏和傅嘉仪的狼狈的确是她费尽心思算计的,但那远在侯府、身份高贵的傅妙仪,竟也能把日子过成那样。

    傅妙仪进门不过几个月,丈夫萧云天竟又抬会来一房妾室。她还以为萧云天有多么爱重傅妙仪,结果也不过如此。

    傅妙仪身在此山中,还对萧云天百般依赖,觉得那是她一辈子最爱的男人。傅锦仪是亲手被萧云天锤杀的人,过往的恩爱全部化成怨恨,而身为局外人的她,如今都有点怀疑萧云天他是否真的喜欢傅妙仪。

    真的喜欢,还能让傅妙仪三日回门时被打得像猪头?还能喜新厌旧转眼抬了妾室进府?

    萧云天当初为了傅妙仪,可是半点不听她的解释,不顾她腹中的孩子将她锤杀。如今却又为了讨一个妾室的欢心,随意羞辱傅妙仪。

    傅锦仪开始觉得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她说不上来,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萧云天和傅妙仪之间,绝不是她上一世临死前以为的那般恩爱。

    ***

    有老夫人费心送来的御用的膏药,又有各类珍贵的补品养着,傅锦仪的手臂好得很快。

    白嬷嬷奉老夫人的吩咐,领着两个媳妇寸步不离地服侍她,至于其余如翠云等原先的丫鬟都打发去了外院。另有傅萱仪和傅柔仪几个姊妹时常过来,陪着她说话解闷。

    这样的日子自然滋润。唯一能让她挑出不满的,就是相隔不远的前院里,不分昼夜都要惨叫的傅嘉仪了。

    和能坐起来看画册子、能下床走动出门透气、间或和姊妹们一同抽花签玩的傅锦仪不同,傅嘉仪到现在都只能趴着,而且连撑起上半身都不能。

    她的伤口十分可怕,从腰上往下到大腿根上,最轻的地方都皮开肉绽。而为了尽可能地恢复她的左腿,她腿上被绑了巨大的夹板,还有女医过来每日帮她牵引正骨。这种外伤加骨伤的可怕疼痛可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换药时要痛哭惨叫,正骨时更要鬼哭狼嚎,甚至是不心动了一下身子,就能疼得她眼前发黑。夜里她一宿一宿地疼得睡不着,经常高一声低一声地呻吟。这惨叫声传遍了锦绣苑,也经常会吵到傅锦仪。

    刚开始那几天,傅锦仪每每在夜里被她吵醒,非但没觉得烦,心里还有一种痛快的感觉。只是日子久了,这就不是个事儿了。

    在连着好几天都没睡好的时候,傅锦仪委婉地和白嬷嬷提出,想回浮翠园。

    “八姑娘想回浮翠园?”白嬷嬷笑着道:“锦绣苑可比浮翠园精致多了。您不如在这里多住些日子。而且您这伤虽然渐渐痊愈,到底不方便挪动,若到时候再磕了碰了,可就麻烦了。”

    傅锦仪拉着白嬷嬷的胳膊,道:“我都没什么大碍了,嬷嬷不必担心。而且,我现在住的这个暖阁是母亲的正房,前院还住着四姐姐。我住在这儿,母亲既要照顾四姐姐,每日还分身过来看顾我,反倒劳累了母亲。烦请嬷嬷和老夫人说一声,让我早些回去吧!”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白嬷嬷不知内情,只猜测她是不想每日见到谢氏她们,也不喜欢住在谢氏的屋子里。她遂将这事儿禀给老夫人了。

    这本是一件事,傅锦仪是想着早点回去,但若傅老夫人不放心、硬要让她在这里住到痊愈,她也没意见。傅嘉仪的惨叫声是很吵,实在不成就点上安神香吧。

    只是没想到,在她提出这个的请求之后的第二日,白嬷嬷领了十几个景和院的媳妇丫鬟过来,要给她搬屋子。

    不过是要回浮翠园里,那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人呢?这是因为——按着傅老夫人的吩咐,傅锦仪需要搬过去的地方不是浮翠园,而是锦绣苑里名唤“芝兰堂”的院子。

    “什么?要搬去芝兰堂?那,那可是陶姐姐住的地方啊!”

    傅老夫人跟前跪着的谢氏满脸惊愕,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芝兰堂就是当初原配陶氏的居所,也是锦绣苑里真正的正房。芝兰堂西边紧邻着就是傅华仪住过的迎蓉院。

    陶氏死后,谢氏嫁进门,却没能住进芝兰堂。傅老夫人厌恶她,不准她住陶氏的地方,说她配不上。傅守仁则哄她,说过世的人的地方难免晦气。

    谢氏虽不痛快,还是在芝兰堂后头的一间阔院里住下了,这便是荷风院。芝兰堂就空了八年。

    傅老夫人静静坐着,半晌不言语。过了一会儿,她才抬眼从一同前来请安的二太太、三太太等人身上扫过,淡淡道:“搬去芝兰堂是我的意思。八丫头是个好孩子,让她住从前守仁媳妇的地方,想必地下的守仁媳妇也是愿意的。而且,我让她搬到那儿去,还是有另一重打算的。”

    她说着,转了转手中佛珠道:“我决定将八丫头记做嫡出。”

    若说前头搬屋子的决定令谢氏难以接受,那如今这句话才是击溃了谢氏的心理防线。她大睁着眼睛,讷讷道:“老夫人,您,您说什么?八丫头,要记做嫡出?”

    “哎哟,大嫂,八丫头为了救老夫人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这样的孩子抬个嫡出,又怎地了!”谢氏还不曾从惊恐中反应过来,那边三太太就嗤笑一声,争着道:“大嫂,我看您就是心眼儿。八丫头也是您的女儿,我若有这样懂事、孝顺、有出息的女儿,我每日做梦都要笑醒了。您倒好,百般看她不顺眼,老夫人疼她您都看不过去!”

    自从傅嘉仪出了事、牵连谢氏在府里抬不起头,她的死对头三太太腰杆就硬起来了,时常肆无忌惮地羞辱谢氏。

    谢氏瞧着三太太得意的嘴脸,心里怒火滔天,却知道如今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咬牙辩解道:“三弟妹这话我可不敢认,我是八丫头的母亲,怎么会见不得她好?”

    说着,她抬头望着傅老夫人,诚恳道:“老祖宗,我知道八丫头这回是救了您的,还摔断了胳膊,瞧着可怜。只是,您要考虑八丫头的出身,她生母是咱们府中的下人,是个贱妾。八丫头的身份,比起二丫头、六丫头几个都是大大不如的。让她记在我的名下,和嘉仪、妙仪一视同仁,怕是有些不妥当。您实在疼惜八丫头,想给八丫头体面,不如让我们大房多拿一些祖产给她做嫁妆,也是个法子……”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