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黑手

推荐阅读:玲珑水世界重生弃少归来巫中仙无垠我有一颗时空珠都市逍遥仙帝九天小妻吻上瘾重生家中宝风雷神帝传

    对她的这种做法,傅萱仪显然并不赞同。

    “若她真动手了,能人赃并获那就是咱们赢了,可若你自个儿反被……”傅萱仪说着面露忧色:“你可要想好了。你真要继续住在这里?”

    傅萱仪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若谢氏动手了,那招数一定会很凌厉,一击致命。芝兰堂里的傅德曦是安全了,而真正走在悬崖边上的,却是和傅德曦调包的傅锦仪。

    傅锦仪轻轻抿了抿唇。

    她不是不怕死,甚至相比旁人,死过一次的她更加惜命。但……

    “想玩赌局,总是要下注的。”傅锦仪微微低头:“你放心,我不会死在这儿的,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做。”

    ***

    傅锦仪冒险唱的这一出戏,并不顺利。

    景和院里老夫人走了,临走前将得力的心腹白嬷嬷等也都一并带走了,这使得傅锦仪想多找个帮手都不成。但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景和院的主子和管事都不在,其余剩下的大丫鬟都要听命于傅萱仪。

    傅萱仪把持景和院,并抬出了老夫人要她帮忙照顾傅德曦的命令。她按着傅锦仪的交代,对外称傅德曦刚清醒过来,一直喊着头疼,身子不大舒服,以此阻止谢氏和其余姐妹兄弟们进来探视。

    傅锦仪就静静地守在傅德曦的院子里。涵香和她住在一块儿,外头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是傅萱仪安排的心腹,帮着她遮掩调包的事实。这样守了三天三夜,傅锦仪一无所获。

    这期间,涵香以傅德曦头疼为由,不准丫鬟们进最里头傅锦仪呆的卧房。要传话、递东西之类,都是让涵香伺候。两人听着外头的丫鬟们进进出出,吃着送上来的三顿饭菜,喝着给傅德曦熬的药——傅锦仪揣测谢氏这次要来一招狠的,因此最怀疑的就是入口的东西,膳食之类的都是让容姑娘检视过的。

    可惜,容姑娘什么都没发现,傅锦仪也一点事儿都没有。

    等挨到了第四日入夜的时候,傅锦仪尚且没有灰心,里头帮她辛苦遮掩、应付四周丫鬟的涵香先顶不住了,她担忧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坐在这里的人不是傅德曦。而外头傅萱仪更是顶不住了,说是谢氏每日都遣好几拨人前来打探。

    里头查不着,外头还四面楚歌,傅锦仪也有些急了。只是她还是决定先撑过去这一夜。

    她仰面躺在床上想着心事,那边涵香顶着个黑眼圈,抬着一盏红烛进来了。涵香看了看她,劝道:“八姑娘,我都怀疑……大太太那边是不是瞧出端倪了?她迟迟不动手,或许正是因为有所察觉!”

    傅锦仪没说话。她沉默许久,只问道:“曦儿这几日怎么样?”

    涵香答道:“孙嫂子领着七夕和柳儿两个亲自照料着,我刚得了消息,说是比前两日好些了,睡得也少了。不过,大少爷嗜睡的症状本来就不严重,如今好些了,也不知道是真的挪了个地方就好了,还是实际上没好转、只是表面上时好时坏。”

    傅锦仪轻轻吸了一口气。

    “算了,你先下去歇着吧。这两日,我整日吃喝睡觉,倒是苦了五姐姐和你们这些替我周旋的人。”傅锦仪挥手道:“先顶过这一夜。等明日,若是还没有发现,只能说明我这法子不好使,要另外想个办法。”

    涵香叹道:“八姑娘,五姑娘的确是帮着您出力的,至于奴婢……怎能说是帮您周旋呢。奴婢是伺候大少爷的人,主仆一体,您为大少爷做的这些,奴婢要给您磕头才是。”

    傅锦仪听了笑道:“你别这样说。你只记着,大少爷对我来说很重要就是了。”

    涵香很快福身退下了,傅锦仪一个人躺着,心绪繁杂。

    她现在真的很烦躁——以她对谢氏的了解,在当前的情况下,谢氏不可能坐得住。傅德曦年幼摔伤就是个例子,前世她蒙在鼓里看不透,直到自己亲手被谢氏和傅妙仪算计致死后,才开始怀疑当年傅德曦摔伤的真相。而再看看大房其余几个庶子的下场,她就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测。

    谢氏,一直是个满手鲜血的毒妇!

    如今大房只有傅德明一个像样的少爷了。谢氏本该稳坐钓鱼台,但不幸的是那痴傻的嫡长子竟莫名其妙地在射靶场上露个脸,并得到了老夫人的怜惜和看重,竟被从逸云斋挪了出来。挪出来不要紧,还请了宫中御医问诊,并且有了治愈的希望!

    当初对嫡长女傅华仪,谢氏都不能容忍,陷害傅华仪并夺走她的侯夫人的位子。如今面对一个极有可能翻身的嫡长子,她又怎能容得下!傅德曦若痊愈了,按着大秦律例,按着祖宗家法,这傅家上下的祖产可是要由他来继承的啊!

    也因此,傅德曦在挪进景和院不久,就被下药出现了嗜睡的症状。

    傅锦仪为查出根源放出傅德曦大病痊愈的消息,这一定会触动谢氏。

    她不动手才奇怪呢……

    唉,若她真沉得住气,也算自己倒霉了。傅锦仪心乱如麻地想着,一会儿就觉得困倦。她爬起来,将头发一点一点地散开。

    却说正在此时,她抬起来的手突觉一阵酸软,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

    糟了!

    傅锦仪心头大惊,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摔在床上,双眼黑蒙蒙地看不清东西,疯狂的困意几乎如潮水一般袭来。若是心里没有防备、意志又不坚定的人,这会儿定然倒头就睡过去了,偏偏傅锦仪早有准备,又是个连死都不怕的。

    那一瞬间她想到的就是当初被金锤击腹、一尸两命的惨痛。

    她硬生生撑着用手从头上拔下一支银簪,手握银簪对准自己的手掌扎了下去。剧痛为她争取了一瞬间的清醒。她扑倒在床榻下,嘶喊道:“来人啊……”

    在模糊的视线中,她的呼喊声其实并不算大。但这几日为着设这个局,外头两个傅萱仪的心腹和涵香等人都绷紧了弦守着,一听里头傅锦仪隐隐呼喊,立即撞门进去。

    最先奔过来的是傅萱仪身边的丫鬟,随后赶来的是涵香。她们将傅锦仪架起来,而直到此时涵香才惊恐地看到,傅锦仪的鼻子里流下了一道发黑的血迹。

    “八姑娘!天哪,来人,来人啊!”涵香尖叫起来。好在她也算个沉稳的,并未完全慌乱,大叫着指使两个丫鬟去寻傅萱仪和容姑娘两位前来。傅锦仪躺在她怀里,眼睛渐渐地睁不开了。

    她觉得自己浑身都麻木了一般,动也动不了。她最后挣扎着道:“你,你把我……抬到外头去……”

    涵香一听,立即反应过来了——自己和八姑娘在这间屋子里守了三天都没出事,唯独这会儿出事了!这说明,那害人的东西极有可能就在她们现在的眼皮子底下,而且也只存在于这间屋子里!涵香双手搀着傅锦仪的两条胳膊,拼尽力气往外拖,一壁道:“八姑娘,你撑着!你不能晕过去,那下药的人就是冲着人命来的,你若睡了,可能真就醒不过来了!你撑一会儿,奴婢把你拖到外头去,到外头就好了!”

    傅锦仪可不是在撑着。

    她的簪子掉了,就用手指甲攥着自己的手掌心,一直把两只手掌都戳地鲜血淋漓。她用牙齿咬自己的舌头,咬得嘴里都是腥味。

    涵香终于将她拖出来了。她一路将傅锦仪拖到了院子里的台阶上,傅锦仪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吹着夏夜的凉风,果然觉得好受一些了。而那傅萱仪也来得快,她提着裙子领着众多的丫鬟仆妇冲进来,见了躺在地上的傅锦仪,命令道:“来人,拿冷水来!”

    傅萱仪将一壶凉了的茶劈头盖脸地浇在了傅锦仪脸上。这种时候,她真顾不得什么了。

    她一边浇水,一边拍傅锦仪的脸颊,口中大声呼喊着。傅锦仪虽比先前好些,到底撑了太久,抵挡不住那层层的困意。她迷迷糊糊地看见容姑娘过来了,开始给她按脉。

    有人给她嘴里塞了几粒药丸,味道极苦。

    还有人端了更多的冷水过来,兜头就往她头上泼。

    大夏天地,她躺在地上冻得瑟瑟发抖。只是这般折腾下来,她竟也有些清醒了,蒙面的容姑娘将她扶着坐起来,又从药箱里翻出一包长针,一根一根地往她身上扎。

    一开始的时候因着思绪模糊,还没多少感觉,后头就越来越疼了。

    她都疼得快哭了,但疼是好事,这说明她不会死了。最后她疼得惨叫起来,求饶道:“行了,别扎了!疼死我了!”

    容姑娘不罢休,让两个丫鬟按着她,继续扎。

    傅锦仪当真是欲哭无泪。

    终于扎完了,她疼得鼻涕眼泪都流了满脸。这会儿是真清醒了,她继续坐着,容姑娘守在她身边,那边傅萱仪却冲进了里头的屋子,将所有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往外扔。

    “涵香,你先前一直和八姑娘在一块儿,八姑娘是吃了什么夜宵吗?”傅萱仪一边翻东西,一边问道。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