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六十二章:审问

第六十二章:审问

推荐阅读:玲珑水世界重生弃少归来巫中仙无垠我有一颗时空珠都市逍遥仙帝九天小妻吻上瘾重生家中宝风雷神帝传

    傅萱仪缓缓地踱了几步,倏地站住了,侧目望着满院子的人。她抬了抬下巴,扬声道:“你们来的时候,应该都听说了!大少爷的屋子里出现了毒粉,八姑娘不慎中毒,险些危及性命!方才已经查出,毒物出现在大少爷平日的用度上,也就是说,这投毒之人就在你们之中!海棠,先将那几个掌管烛火的丫鬟带上来!”

    海棠领命,击掌三声,便有四五个膀阔腰圆的婆子扭了两个丫鬟从西侧间出来,按着跪在地上。几个婆子都是傅萱仪身边得力的下人,她们给了两个丫鬟一人一巴掌,直把二人吓得浑身乱颤。

    “回禀五姑娘,这两人,一个是掌管杂物的丫鬟,一个是擦洗杂物的粗使,都是能够直接接触到蜡烛的人!”海棠大声回禀道。

    “五姑娘,不是我,不是我啊!”其中一个丫鬟年纪尚,竟当堂嚎哭起来,求饶道:“五姑娘,我冤枉啊……”

    “你冤枉?”傅萱仪这时候终于在丫鬟搬来的椅子上坐下了,淡淡看着那嚎哭的丫鬟道:“若说最冤枉的,还是大少爷和八姑娘呢。身为傅家的主子,倒被奴才暗害!而你呢,你既然掌管烛火,就算并未投毒,大少爷房里用的蜡烛却是在你眼皮子底下被下了药!失职之罪,你说,你该不该死?”

    那丫鬟本就害怕,这连番的斥责下来,她吓得浑身一点劲儿也没有,软在地上爬不起来。只是,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这丫鬟趴在地上哭着道:“五姑娘,求您……求您饶过我!我只是个擦洗的粗使,我什么都不知道……对了,是她!”

    她说着,伸手指着身边另一个被捆着的丫鬟:“就是她!她是二等丫鬟,她负责掌管那些不值钱的杂物,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盯着的!我在内室里擦洗,也是受她管制的!”

    傅萱仪轻笑。

    “恩,有道理。”她说道:“比起一个擦洗的粗使,那掌管的人才是正主儿。要盯着自己负责的东西,短了、少了都不行;能够进出库房拿东西,还能够处理那些损坏了的东西。这样的人,悄无声地投了毒也是有的。来人,抬板子。”

    几个婆子们立即抬了两只毛竹大板上来。

    “打,重重地打。”傅萱仪指着那掌管杂物的丫鬟命道。

    那丫鬟立即被人摁在了地上。她吓得涕泪横流,呼喊道:“不,不是我啊!五姑娘,我没有,是你,是你害我!”她指着那个告发她的丫鬟道:“你这贱蹄子,是你害我!”

    然而婆子们并未理睬她,迎接她的,是打在后背的沉重的板子。

    丫鬟惨烈的哀嚎起来。

    “想要活命,也简单。”伴着惊心的板子声,傅萱仪轻巧道:“只要你将旁人供出来就可以了。这蜡烛,除了你们两个,还有谁碰过啊?”

    丫鬟转眼间挨了七八个板子,打得哇哇惨叫。她哭嚎着,挣扎着,突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尖叫着道:“五姑娘,我知道,我说!是涵芷,是她!我今日从库房拿东西出来,不慎被她撞倒在地!就是她,我手里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她就帮着我捡……”

    傅萱仪抬了抬手。

    板子停了下来,丫鬟也已经爬不起来了。她趴在石板子上,低低哭着道:“还有,还有三等丫鬟涵芸,和二等丫鬟涵岑!我是管物件儿的人,本该站在厅堂里当值,但吃饭的时候需要有人替我……今日替我的人,就是她们两个!还有,每日黄昏时分,按例要检视蜡烛,将里头燃过的芯儿修剪干净才好给主子奉上。这些本是我的活,只是那三等丫鬟涵芹恰好闲着,就帮我修剪……她也有份!”

    傅萱仪笑了。

    “哦,人越来越多了。”她冷笑着,抬手道:“都给我拖出来!”

    这一声令下,婆子们立即冲进人堆里,将方才掌事丫鬟提到的四个人一个一个地揪了出来。几人都吓得浑身筛糠一般,五姑娘心狠手辣的名声大家都听说过,谁敢撞在她手下?几人都哭号喊冤,道绝不是自己投毒云云。

    如此,傅萱仪脚边上就捆了六个人了。

    傅德曦的大掌事涵香看着有些发愁,道:“五姑娘,揪出了这么多个,那真凶到底是谁?咱们又怎么找出来呢?”

    傅萱仪笑了。她的目光缓慢地从几人面上扫过,道:“这并不难。真凶一定在她们六人当中,若是不说出来,那就一块儿罚吧。来人,将她们带到外头门槛前那六棱石子路上跪着。”

    几人登时大惊,哭号声响成一片。

    “五姑娘,您饶了奴婢吧!那六棱石子路上头凹凸地锋利,如刀子一般,跪久了一双腿就要废了!”那掌管杂物的丫鬟哭求:“不是奴婢,真的不是……”

    傅萱仪冷哼一声。

    婆子们立即拖了几人出去,傅萱仪命道:“若她们没有话说,就一直跪着。若有人想说了,进来报给我。”

    说着进了堂里。

    外头的哭号声连成一片,其余站着的丫鬟们都胆战心惊地松一口气,随即被海棠遣散了。

    厅堂里头,傅锦仪盖着一床薄薄的锦被缩在玫瑰塌上睡了过去。里头是七夕在伺候。

    傅萱仪不敢吵着傅锦仪,低声问七夕道:“容姑娘呢?”

    “容姑娘说八姑娘没事儿了,就先告辞了。”七夕道:“八姑娘也说了,人家是客,咱们家里的丑事,不好耽搁人家。”

    傅萱仪点点头。

    “也罢,你好生伺候八姑娘吧。”她转身出门,领着身边人去了西侧间坐着,并让丫鬟煮了浓茶端上来。

    外头的人苦苦跪着,她也跟着奉陪,不肯就寝。

    这一夜的审问并不顺利。

    六个人,一开始谁都不肯说话。若是承认了自己投毒,按着大秦律令,奴才谋害主家,而且还是害命的,便要判处车裂!而寻常的大户人家又不希望自家的丑闻传出去,出了这种事都不会报官,关起门来就解决了。怎么解决呢?投毒的奴才是要乱棍打死的,那奴才若还有亲眷在府里做工,就一同发卖,男的卖到北边做修长城的苦役,女的卖进窑子里。

    谁都怕死,就算是真正的凶手也不愿意站出来。

    跪了半个时辰的时候,有人撑不住了,疼得软在地上或者挣扎着挪动膝盖。这个时候,后头几个婆子就抡着鞭子开始抽,一直抽到她重新跪好为止。又跪了半个时辰,人人膝盖底下都染红了一大片,头上手上也都是鞭子抽出来的皮开肉绽的伤口。

    她们都撑不住了,哭叫着饶命。而很快,有一个机灵的丫鬟站起来,说自己有话禀报五姑娘。

    婆子便将她带到傅萱仪跟前。

    她当然不是来认罪的。她哭着道:“奴婢是涵岑!午膳的时候,奴婢和涵芸两人一同顶替掌管杂物的涵芳!奴婢觉着,那投毒的人一定是涵芸,因为涵芸和涵芳私下不合,她投毒害大少爷,然后嫁祸给涵芳!”

    傅萱仪对这个解释感到无语。

    不过,她并没有生气。

    “你做得很好。”她点点头:“传我的话下去。涵岑告发了涵芸,就不用跪着了,站着就行。”

    涵岑大喜,而外头的丫鬟们听了这个消息后,都震惊而心动。

    很快,众人开始不遗余力地揭露身边的人。

    一条一条的消息报到了傅萱仪跟前。傅萱仪将她们说的话全部记在纸上,前后核对。自然,她也发现了有人为了逃避惩罚而说谎,她立即将那人打了二十个板子,并命她继续跪着。

    这样一来,大家没有敢说假话的了。

    傅萱仪面前的生宣上渐渐地写满了。

    她将这张纸读了很多遍,很快,她发现了一点端倪。

    外头的六个人里,四个人站了起来。其余两个一个是说了谎被继续罚跪的,另一个是站起来之后又晕倒在地,冷水泼了两次没泼醒。而站着的人也没好过多少,她们的膝盖都伤到了筋骨,站了一会儿就重重地摔下去,又满头鲜血地爬起来。

    海棠最后一次传话出去的时候,六个人已经人不人鬼不鬼。海棠对她们道:“将涵芸带进去,其余的人……继续站着。”

    众人嚎哭求饶,那涵芸更是惶恐。

    很快,她被带到了傅萱仪面前。

    傅萱仪慢慢地喝着一盅花茶。喝完了,她看着涵芸道:“说吧,是谁指使了你。”

    涵芸扑通一声软倒下来,讷讷道:“冤……冤枉……”

    “我不和你废话。”傅萱仪道:“所有的人里面,只有你最有可能毒害大少爷。”

    “五姑娘,这,这,您难道听信了涵岑那个贱蹄子的话?”涵芸膝行着抓住傅萱仪的裙子,在木质地板上淌下两道浓烈的血痕。她拼命磕头,道:“奴婢就算和掌事涵芳有嫌隙,也不可能有胆子去谋害主子,那是杀头的死罪啊!”

    傅萱仪冷哼。

    “是啊,若仅仅是为了一个不和睦,就要毒杀主子来陷害旁人,这也太离谱了。”她轻笑着,旋即用刀子一般的目光迫视着涵芸:“涵岑的话是有些牵强了。只是,还有另一件事——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