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六十五章:获罪

第六十五章:获罪

推荐阅读:战天龙帝我家编辑超凶哒万界女神之直播第一战妃:王爷清醒点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最强高手在都市我见军少多有病超级寻物APP暗影统领的公主妻芝加哥1990

    “对对,我哪里来的那么些银子啊!”傅欣仪连忙接口:“我每个月除掉花用,能省下来三四两就顶了天了,要想攒够一千两银子那要猴年马月……”

    话未说完,她如遭雷击一般地呆住了。

    面前站着的傅萱仪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她。

    “哎哟,这六姑娘倒是神了!”还是那三太太忍不住嗤笑一声,手执团扇掩口道:“六姑娘既然是冤枉的,又怎么能知道那丫鬟涵芸究竟收了多少钱呢?老夫人,我看也不必辛辛苦苦地追查凶手了,咱们就让这六姑娘算一卦,算算那凶手是谁不就得了!”

    三太太最是个看戏不怕台高的人,她笑说着,又一错不错地盯住了傅欣仪,道:“六侄女啊,你就帮着你祖母算算呗!你说,这收买指使涵芸、下毒谋害大侄子的人,到底是谁啊?”

    傅欣仪呆滞地张着嘴,下一瞬,她噗通一声软倒在地。

    傅萱仪缓步走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轻声道:“六妹妹啊,真不巧,丫鬟涵芸交上来的银票面额,不多不少一千两。”

    搬出票号来吓唬傅欣仪,这是先前她和傅锦仪两人商议出来的对策。

    银票的票号,的确可以用来追查存钱和取钱的人,但这只限于京城里那两家最大的钱庄!

    这两家钱庄费了许多精力人力来记录存取的票号和存取款人,这项工作并不简单。而其余的那些钱庄,人手不足、精力不足,哪里有闲心思记这个。

    涵芸交上来的银票傅锦仪亲眼看过了,果然,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钱庄。她对此也有所预料,谢氏是个千年的狐狸,这样的破绽怎会不考虑周全。

    谢氏是个懂的,傅欣仪却不懂。她一慌,便什么都乱了,不知不觉就被傅萱仪套了话去。

    傅萱仪转身看向老夫人,跪下道:“祖母,事情变成这样……还请您定夺吧。”

    她话音未落,上头傅老夫人手中的茶盏就猛地砸下来了。

    茶杯子重重砸在傅欣仪身侧,碎瓷片溅了她一身。她吓得抱头尖叫起来,趴在地上咚咚地磕起头来:“老夫人,我,我……您饶了我,我也不想的。我……我不是有心的……”

    傅老夫人哪里还听得进去。

    她气得脸色发青,手指颤抖地指着傅欣仪。白嬷嬷连忙上来给她顺气,她急促地喘息着,捶着木椅扶手厉喝道:“来人,来人!给我传家法!白梅,你遣人去她住的院子,挖地三尺地搜!把那害人的什么红菱散给我搜出来!”

    三太太和傅萱仪几个都上来劝着,怕老夫人气坏了身子。老夫人怒不可遏,白嬷嬷自然不敢违命,连忙让几个大力的婆子去搬了凳子和板子过来,又遣了一众得力的丫鬟婆子,前往傅欣仪的屋子里搜查。

    两个婆子拖着傅欣仪就将她按到了凳子上。傅欣仪吓得心神俱裂,哭叫道:“祖母饶命,祖母饶命啊!”

    名门望族的家法大多很是严厉,而先前傅欣仪可是亲眼目睹了四姐姐傅嘉仪被打板子的惨状!她不要,她不要挨板子!

    “不,不!”她凄厉地挣扎着,然而,平日里慈眉善目的祖母,此时正用一种无比陌生的目光看着她。

    “庶出的子女,投毒残害嫡出子,该当何罪?”傅老夫人平静问道。

    傅欣仪仍旧哭号着,一直静坐不言的傅锦仪却由丫鬟扶着起身,回答道:“按照大秦律令,庶出谋杀嫡出,未遂的,当充军流放三千里、永世不赦!若被害的是嫡长子,处以斩首!杀害成功的,处以腰斩!”

    “好,很好。”傅老夫人直视着傅欣仪,轻声道:“傅家不会将你送交官府斩首,这是看在血缘的份上对你最后的恩赐!从今日起,你就不是我的孙女,你也不必再唤祖母二字。动手,重重地打!”

    板子狠狠地劈了下来。傅欣仪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

    第二下、第三下顺着落下来。傅欣仪痛得挣扎哭号,她大喊着:“不,我不要!祖母……老夫人!您饶了我啊……”

    老夫人盛怒之下,婆子们打得一板一眼。傅欣仪惨烈的哀嚎声传遍了整个景和院,而很快,她的嗓子嘶哑下去。

    打到十几下的时候,她痛得晕了过去,傅老夫人这才让婆子们停了下来。

    “把她拖进柴房里,严加看管。”傅老夫人冷声命道。白嬷嬷听着这样的命令,还有一丝迟疑,吞吐道:“老夫人,柴房是关下人的地方……”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这个孙女!”傅老夫人一挥手,白嬷嬷不敢再开口。

    傅欣仪很快被带了下去,而这个时候,傅老夫人冷漠的双目环顾四周,道:“谢氏在哪里?”

    这一问,让在座的几人都微微惊愕。那傅锦仪更是愣了,讷讷地道:“是啊……母亲为何没有来?”

    方才只顾着审问傅欣仪了,一时竟忘了她们的母亲谢氏!

    傅老夫人是一回来就进了景和院,急急地扭了傅欣仪过来审问的,于公于私谢氏都应该在傅老夫人刚回来的时候过来请安。谢氏是大房的嫡妻,她手底下的儿女出了事,她怎能不来?更遑论傅欣仪都被带来了,一旦败露就有可能将她牵扯上,她竟无动于衷。

    却说正在这时,外头匆匆跑进来一个管事媳妇,惊慌失措道:“老夫人,不好了!大太太她……她突然晕了过去,锦绣苑那边都乱了!”

    “晕了过去?”傅老夫人神色冰冷,扯唇道:“白梅,你领着人去瞧瞧。我乏了,先回去歇着。”

    说着起身由两个丫鬟扶着往后头去。

    傅欣仪认罪,傅老夫人头一个怀疑的就是谢氏。谢氏不来请安、随后又莫名昏迷的反常举动,在傅老夫人眼中只会更加讨嫌。她是不可能屈尊降贵地去锦绣苑探望谢氏的,甚至也没有要求傅萱仪等儿女们过去瞧,只遣了几个奴才。

    白嬷嬷躬身领命,朝那报信的管事媳妇道:“不过是晕了,又不是什么大事!瞧你平日做事也算稳妥,这一点点事反倒慌了神,没得惊扰了老夫人!”冷冷地贬斥了几句,才领着几个得力的丫鬟往锦绣苑那边去。

    留下来的傅萱仪和三太太几个面面相觑。

    “母亲病了吗?”傅萱仪挑一挑眉,看向三太太。

    三太太摇着团扇,嗤笑道:“谁知道呢!病了,我看是心病吧!”说罢也扶着丫鬟往外走。

    傅萱仪用疑惑的神色看向傅锦仪:“八妹妹,母亲玩这一出……是个什么意思?”

    傅锦仪静坐不语。半晌,她突地站起来道:“我去一趟锦绣苑。”

    ***

    锦绣苑的确已经乱了。

    傅锦仪赶过去的时候,几个丫鬟正端着热水慌张地进进出出,大管事张大勇家的急急喊着:“许郎中呢?怎么还没来!”

    一个丫鬟焦灼地接口道:“许郎中这会儿正在芝兰堂那里给大少爷诊脉!是老夫人吩咐的,请不过来呀!另一位孙郎中还在路上呢!”

    张大勇家的不禁跺脚:“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正说着,傅锦仪领着一众丫鬟就进了院子。张大勇家的在垂花门后头瞧见了她,忙奔出来几步,打量着问道:“八姑娘怎么来了?”

    就在刚刚,景和院的大管事白嬷嬷来了。白嬷嬷说是来探病,架子却很大,也不帮着她们催郎中,就坐在侧间里喝茶。那副模样落在张大勇家的眼中,简直不是来探病,怕是来看笑话的吧!

    如今八姑娘也来了?八姑娘可是谢氏最厌恶的人,她又来做什么?

    傅锦仪淡淡一笑:“听说母亲晕厥了,我这做女儿的,自然要来瞧瞧。”

    说着往厅堂里头闯。

    张大勇家的连忙阻拦。

    傅锦仪挥开她的手一路往里进,后头跟着的数十个丫鬟婆子毫不客气,上来将拦路的几人拉扯开。张大勇家的又惊又恐,大声道:“八姑娘!您这是要做什么?大太太病了,禁不得叨扰啊!”

    傅锦仪带的人多,三两下制住了她,众人一路簇拥着傅锦仪进了里屋。只见屏风后头的床上垂着一只手,一声声混沌的咳嗽不住地传出来,床前跪着的两个丫鬟都呜呜咽咽地哭。

    “母亲?”

    傅锦仪唤道。

    那两个丫鬟都是一等丫鬟,见了傅锦仪,眼睛里只有惊恐,仿若傅锦仪是要过来吃了谢氏的。

    傅锦仪没有凑近,只坐下来道:“我是担心母亲的身子,才过来瞧瞧的。”说着上前撩开了帐子。

    两个丫鬟拦不住,傅锦仪掀开帐子就看见了面色青白、双目紧闭的谢氏。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谢氏满脸都是渗出来的冷汗,牙齿更是紧紧咬着。难道……她是真病了?

    傅锦仪来的时候还以为谢氏在装病,或者又要折腾什么花样来应付傅欣仪投毒一事。临近眼前,却发现似乎不大对劲。

    谢氏这模样可是病得不轻了。

    “八姑娘,大太太病得吓人,您还是……”两个丫鬟上来磕头道:“大太太突然就晕过去了,和从前晕倒的样子都不一样,掐人中也醒不过来!您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不若,您去西边的屋子里坐一会儿?”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3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