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一百三十九章:坑蒙拐骗谁不会(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坑蒙拐骗谁不会(上)

推荐阅读:病娇世子嚣张妃东晋北府一丘八白手帝国一不小心来到远古怎么办红楼春砸进纷乱中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春秋大领主三国大乱斗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皇后这话可正中李氏下怀,她连忙将薛巧慧不曾敬茶的事情急急地说了,言语中还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兴奋。说完了,她挤出几滴眼泪道:“殿下,花朝既然是徐策的妾室,她犯了法自然应该由徐策和傅氏夫妇二人来承担。这真的是杀人的大案子,我们,我们能怎么办?”

    皇后差点吐出一口血。

    薛家的女儿被徐策打死,李氏非但不想办法平息事态,反而亲自作证说薛巧慧因为没有敬茶,遂不能算是徐策的妾室——若她心里真的有一分顾全大局,只要不抖出敬茶之事,这杀人案岂不是攻自破了?

    皇后浸淫宫廷三十年了,李氏这般做派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八成是李氏下了个套给徐策夫妇二人!

    “傅氏,你身为罪妇,还不速速跪下?”李氏冷哼一声道:“花朝杀人,你身为主母既有牵连之罪,另犯有包庇罪,按律是要剥了诰命判处流放的。看在你是徐家媳妇的份上,苦主薛家也在场,你便求一求皇后娘娘、再向薛家磕头道歉,好歹能对你从轻发落!”

    傅锦仪这时候还端正坐在宫人搬来的阢子上。

    她非但没有跪下的意思,似乎连站起来也不愿意。

    李氏知道她油盐不进,冷笑一声,倒是看向了另一侧坐着的林氏道:“这明园啊,不是老身多嘴,徐策自幼不服管教,如今又娶了个泼辣歹毒的傅氏,简直要闹得我们整个晋国公府不得安宁。林氏,你是大房主母,管教不利不说,还纵着他们行凶!我看,你怕是又忘了当初我对你的教导了!”

    李氏提起当年对林氏的“教导”,饶是林氏早已不过那种日子了,还是忍不住白了脸色。

    对偏要跟着一块儿进宫的林氏,李氏可是乐见其成。和傅锦仪不同,林氏可学不来泼辣那一套,只能任凭自己揉捏。若是今日能把林氏一块儿收拾了,那才叫赚了。

    许是从前折磨林氏多年,此时的李氏面上不由带了几分轻蔑和鄙夷。

    傅锦仪眼睁睁看着,胸口一股子火几乎要喷了出来。

    “太夫人要教训,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何苦吓唬我的婆母?”她再也忍不住了,霍地站起身道:“婆母身子不好,徐策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若是婆母今日回府去少了一根头发丝,徐策会做出什么来可不是我能知晓的!”

    傅锦仪这一句可是点着了火药桶。

    李氏怒目圆睁,指着傅锦仪的手指簌簌发抖。傅锦仪毫不退让,冷眼逼视着她。皇后瞧着几乎要气得头昏眼花,拍案道:“放肆,放肆!还不给我住口!”

    皇后动怒,一群人到底软了,一个接一个地跪了下去。李氏竟是哭得更厉害了,道:“娘娘,您瞧瞧啊,这个徐家还有谁将我放在眼里?傅氏非但不曾孝顺我,当着您的面她都敢威胁我!您不知道,她在府里又是个什么样子?老身年纪大了,早晚会被他们折腾死的啊!”

    跪在地上的傅锦仪一言不发,只是用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李氏。她这会儿十分后悔竟没拦住林氏,如今到了皇后跟前,李氏只会变本加厉地欺辱她!

    林氏柔弱,这个大房只能靠自己!若今日不成了,自己受些苦楚倒不要紧,林氏又怎能再受折磨?便是为了林氏,这一关也要咬着牙闯过去。

    傅锦仪打定主意,俯身朝皇后磕了三个响头,朗声道:“请皇后殿下明鉴,薛大姐早已是我们大房的妾室,官府的文书都下来了,她又怎可能不向臣妇敬茶?只是她敬茶之日并未大操大办,故而太夫人没有亲眼瞧见罢了。太夫人也不知听了谁的谣言,说是薛氏并不愿做妾,故而一直不肯敬茶的。薛氏被夫君的宠妾花朝打死的确可怜,但谁让她只是个妾室奴才,咱们大户人家里处死个奴婢又有什么?不过是一件事,太夫人倒是喜欢题大做。”

    傅锦仪早就想好了。敬茶这事儿,只要她咬死不认,李氏又能拿她怎么办?

    而比起一个奴婢的生死,李氏题大做才会更让皇后厌烦。

    果然皇后听罢,脸上又沉了一分。

    李氏只朝傅锦仪不屑一瞥。

    “这妾室敬茶也是个不的礼数。若真敬了,合该像那日花朝入门一般,办个晚宴、请个梳头的麽麽,给几位亲戚长辈送些喜糖以示庆贺的,如何我们这些长辈连消息都不知道?”李氏说着摇头叹息:“可见是真不曾敬茶的,薛氏的身份仍然是薛家千金。不是我故意刁难大房,实在是杀人大罪是要遭天谴的,我纵然身为长辈也不敢包庇啊。”

    傅锦仪和李氏两人的说辞各自有理有据。

    皇后听着只觉头大。她身为国母管束后宫和整个天下的命妇们都游刃有余,唯独面对自己娘家的烂摊子束手无策。对李氏这个嫡母,她如今见了都怕,因为李氏一旦出现在她面前就意味着麻烦来了!

    偏偏李氏对她有养育之恩,又是自己生母的表妹,算是自己少有的亲人之一了。纵然皇后心肠冷硬,面对李氏也绝情不起来。

    “你们两人争执不休,怎不把那罪魁祸首花朝捆进来处置?”皇后冷道:“母亲既然要为薛家讨回公道,不如将花朝千刀万剐,也算告慰了薛大姐在天之灵。”

    这话一出,李氏倒是喜了。

    “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啊,那花朝岂是我们能抓的?徐策对她护得眼珠子一样,老身遣人要捆她,徐策竟安排了亲兵护卫她。再则,她自个儿也出身淮南军营,武艺高强,明着不服管教呢。”李氏说着朝傅锦仪得意一瞥:“大房包庇之罪昭然若揭,光凭这一点,老身也不得姑息!”

    皇后眉头一皱。

    “果真如此?”她追问道:“不过一个跟着进军营伺候徐策的奴婢,犯下大罪竟还捆不过来?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傅氏,这就是你和徐策两个的不对了!”

    皇后这会儿真的头疼了。

    李氏胡搅蛮缠她是知道的,可徐策夫妇这次的做法也实在过分了。一个妾室奴才打死了另一个妾室,好歹也要把人交出来给死者的家属泄愤。她从前还认为徐策是徐家唯一一个脑子正常的,这回倒好,他也跟着抽风了!

    傅锦仪一愣,倒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在薛家人越发响亮的哭声中,她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可能真的把花朝交出去的!

    僵持之时,方才被李氏一句话顶得摇摇欲坠的林氏倒站了起来。

    “皇后娘娘,这事儿还是让臣妇来解释吧。”她很突兀地开口道。

    比起李氏和傅锦仪两人的张牙舞爪,唯有林氏说出来的话静谧而温和,如微风拂面。皇后一张脸本是青白的,听她一开口,脸色竟也缓和了。

    她点头示意林氏说下去。

    “皇后娘娘,明园的事情我本也不想外传的,到了这一步,很多话遮也遮不住了。”林氏平静道:“花朝自然是捆不过来的。这绝不是傅氏和我这个做婆母的故意包庇,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

    皇后一愣。

    “花朝她……是个逃难的孤儿,自幼被我们买回来后,就跟着徐策一块儿长大。后来徐策要参军,我想着身边一群厮难免粗心,有伺候不周的地方,不如丫鬟细致,就命令花朝男扮女装跟着一同去兵营。我当时挑人的时候还是考虑了很久,花朝筋骨不俗有习武的天分,再则又长得庸俗——我想着,这丫头既能给徐策做个护卫,也不会勾了主子,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可谁知道十几年后她跟着徐策回到京城,我才傻了眼。”

    “当徐策跑过来求我,要死要活地想对花朝明媒正娶时,我简直要被他气死。我告诉他,花朝出身卑贱,一个奴才是不能给你做正室的。可他却说,花朝是他的青梅竹马,陪伴了他十多年,纵然没有显赫的家世和出众的容貌,也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他今生非花朝不娶,否则就流落淮南再也不回来见我。”

    “您听听他说的这话,我当时就寒了心。”林氏竟也抹起了眼泪:“您知道徐策的倔脾气,我哪里拗得过他!我没法子,最后劝他说,你硬要对她明媒正娶,反倒是害了她。你想想,她身后没有娘家的支持,不过是个孤苦无依的女子,你给她无上的尊荣,便会招来无穷的祸患。你如今身居高位,多少名门望族对你垂涎三尺,若是知道花朝占据了他们想要的位子,他们会对花朝做出什么事呢?若是到时候花朝莫名其妙地被人害死了,你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林氏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已经有些气喘吁吁。

    皇后连忙道:“弟妹身子不好,赶紧坐着说话吧。来人,给晋国公夫人捧一杯茉莉茶来。”

    和徐家人不同,皇后对待林氏非但不会苛待,反倒是尤为厚待。

    这也是最令李氏等人难以忍受的。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5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