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将军锦绣妻 > 第一百四十章:坑蒙拐骗谁不会(中)

第一百四十章:坑蒙拐骗谁不会(中)

推荐阅读:战天龙帝我家编辑超凶哒万界女神之直播第一战妃:王爷清醒点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最强高手在都市我见军少多有病超级寻物APP暗影统领的公主妻芝加哥1990

    立即有宫人端了茶水奉上,又搀扶林氏坐下。林氏谢了恩,才继续道:“我苦口婆心,他总算听进去了,只是他一心为花朝考虑,便想了个令人震惊的主意。他打算迎娶一个出身不高的女子做正室,明面上说是真心相爱,实则不过是给花朝找了个挡箭牌。徐策想着,这样的嫡妻也就是个摆设,不得宠,娘家也不显赫,哪里敢冒犯他真正心爱的女人?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傅氏……就是这么嫁进来的。这傅氏实在可怜,她至今为止都不曾和徐策圆房啊!”

    林氏这话抛出,满屋子的人都惊得僵住了。

    “这,这可是真的?”皇后率先坐不住了,扭头朝傅锦仪道:“你和徐策不是十分恩爱么?我还记得那时候你中了毒,徐策几次来东宫看你……”

    被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的傅锦仪,这时候才是傻了眼。

    她僵硬地看着自己的婆母,又看向满脸不可置信的皇后,眼角就抽搐了起来。

    林氏这些话……

    怎么也不跟自己商量一声?!

    旁人听着震惊,自己更是被雷的外焦里嫩。她差点就当众跳起来了。

    好在她到底没跳起来。

    “回,回皇后娘娘,婆母所说……的确,的确是真的。”傅锦仪强撑着一口气没露馅:“臣妇娘家原不过是个三品官家,因着高攀了徐家才得到皇后娘娘和太子妃殿下的赏识,也才有了今日的加官晋爵。我一介寻常贵女,能做了徐家的大少奶奶、又封了从一品的诰命,外人只瞧见我的光鲜,又哪里知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许是受到林氏演技的鼓励,傅锦仪竟也挤出了两行清泪。

    “徐策对我所谓的恩爱,都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真回了明园,我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对妾室花朝更是恭恭敬敬。”她悲切地一抹眼泪:“当初徐策对我表面殷勤,甚至时常私底下去探望我,可实际上……我有苦说不出啊,皇后娘娘别忘了,徐策在两年之前就将花朝赐给我,命她贴身服侍我的!”

    皇后和一屋子人都恍然大悟,同时也纷纷露出真诚的怜悯。

    花朝是傅锦仪的贴身丫鬟啊!徐策说是探望傅锦仪,可实际上……花朝是永远陪在傅锦仪身边的!

    徐策真正要见的人哪里是傅锦仪!

    “这便是我的命,我也认了。虽然过的不好,可一想到自己的出身和傅家受徐家的恩惠,我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我拿着自己的一辈子,换来娘家光宗耀祖,倒也值了。”

    傅锦仪这话可是让人触动心肠。

    便是薛家的几个太太,眼睛里都有了动容之色。

    女子嫁人后的苦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天底下像傅锦仪这样忍辱负重的女人难道还少么?虽然有正室名分,丈夫却连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除了身上的华服、头顶的诰命还有娘家得的好处,她们的人生一无所有。

    生生活成了一个空壳!

    傅锦仪跪在地上呜呜咽咽地,上头皇后和边上的李氏都呆了。皇后不必说,她能坐上这个位子不过是凭着娘家的势力,圣上又何曾真心爱过她?更遑论如今将她和太子当作了威胁皇位的政敌!而那李氏,竟也跟着感慨起来,她可是和老国公斗了一辈子!

    林氏曝出了这个惊人的秘密,傅锦仪又哭得可怜,花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原本是剑拔弩张的两拨人,这会儿竟都相互理解和同情起来了。

    “如此说来,是因着花朝受徐策真心爱重,故而无论发生了什么,徐策都不可能将人交出来了?”李氏还算脑子清醒,继续追究起薛氏的命案来:“可……花朝再得宠,律法却是不讲情面的,傅氏纵然奈何她不得,徐策身为明园的主人是绝不能包庇的!说不准,花朝杀人一事还有徐策的授意吧?”

    李氏一语惊醒梦中人,这花朝犯法傅锦仪的确管不了,但这么一来,所有的过错就落到了徐策头上!

    “说的是,这花朝胆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还不是因着徐策的纵容!”薛大太太率先跳起来了:“徐策竟想要立她为正室,对她一心一意,正是因着这般隆宠,才叫花朝这个贱蹄子目中无人、失了分寸!一个出身卑贱的奴才妾室,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太夫人一句话说对了,这八成是徐策的授意!哎呀呀,真正打死我家女儿的,是徐策啊!”

    这话不可谓不毒。花朝打死人,徐策不过是身为她的主子要受牵连;可若是徐策打死了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原本李氏只想将傅锦仪推进火坑,这会儿能直接要了徐策的命?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只是她还未真正高兴,那边林氏再次悠悠地开了口。

    “太夫人误会了。薛家姐的事情,真相并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林氏接口道:“花朝她……在立为贵妾的当日,是怀着身子的。妾室薛氏听说花朝新抬了姨娘,很是妒忌,便亲自来到正房与花朝争宠。花朝早就被徐策宠坏了,是个得理不饶人的性子;而薛氏更是薛家的千金,自幼锦衣玉食长大,自是刁蛮任性的。这两个妾室见了面就争执起来,结果……”

    林氏冷冷瞥一眼跪着的薛家人:“两女争一夫,女人的妒火会招来多大的灾祸,我们这样的人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偏偏那日合该花朝倒霉,薛氏和她推搡之时,一个不心……将她的肚子撞在了桌角上,当时就产了。徐策眼睁睁瞧着自己第一个孩子掉了,勃然大怒,花朝也痛哭流涕,最终决定按着徐家家法,将薛氏处死。”

    林氏说罢,摇头道:“徐策失了子嗣,薛氏也赔了命去,便想压下这件事,也不再追究薛氏的家人了。可谁知道我们明园里肯松口,薛家人竟还不依不饶了。既然今日非要说个清楚,我也不怕丢脸,薛氏就算不是明园妾室,她害死的是堂堂从一品大将军的长子,按律也该处以斩首,咱们徐家的家规里更是不饶的!”

    花朝产了?

    满座都惊了起来,连傅锦仪都说不出话了。

    李氏的脸色几乎僵住了,半晌道:“你说什么,花朝早已有孕?薛氏她……她杀了徐策的孩子?这花朝是什么时候怀上的,我怎的一点消息都不知?”她心里都有些乱了,迭声问了好几句,才又瞪圆了眼睛道:“林氏,你说薛氏害死花朝腹中子,可有什么证据?莫要口说无凭,薛氏都死了,再被你们冤枉了就没天理了!”

    而正当她要继续逼问林氏时,上头皇后终于耐不住了。

    “母亲,如今你怎还有心思去管那薛氏?徐策有了子嗣,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本宫?徐策如今都二十五岁了,太子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长子都已经满了十岁……他如今官拜从一品,膝下空虚实在太不像话了!”

    比起李氏一众,唯有皇后是真心将徐策看作侄子的。

    也只有她,在李氏满脑子想着薛家的命案时,心里却为徐策的子嗣担忧起来。

    “林氏,你也太粗心了,花朝有孕时连个名分都没有,还是后头才抬了姨娘!徐策子嗣稀薄,哪里有怀了身子的妾室还要做奴婢的?”皇后说着,颇有些捶胸顿足:“若是早日给本宫报喜,本宫自然会做主将花朝赐给徐策,也会安排几个得力的人服侍她,哪里会让一个薛氏害了她?唉,这孩子都没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皇后满脸都是可惜,竟不管薛氏的命案了。

    李氏瞧着就急了。

    “皇后娘娘,这花朝有孕不过是林氏的一面之词,您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呢?”李氏连声道:“老身是徐策的祖母,听着这样的消息自然也难过,可正是因此事非同可,才要先查证了再谈!”

    她随即一手指着林氏道:“你口说无凭,可有什么证据?依老身看,不如此时就将那花朝传召进宫,请宫中御医诊脉,若是产就罢了;若不是,她杀害薛氏之罪昭然若揭,不如就地正法!”

    李氏这副样子令皇后失望至极。

    她是真的将徐策当作仇敌的!

    当年那件事的确是……李氏和国公爷都深信不疑,想让他们把徐策当徐家子孙看待是不可能的。然而就算没有血缘,徐策如今是太子最大的依仗,大敌当前,有什么仇怨不能先放一放?

    李氏偏要闹得不可开交,这就是没把自己和太子的死活放在眼里!

    皇后心里越发冷了下去。更何况,当年那件事到底真相如何,谁也无法下定论……

    林氏叹一口气:“这证据……自然是有的。花朝产后连床都下不了,徐策还专程派了人守着,我可不敢把人强拉进宫!只是花朝虽无法进宫,臣妇倒特意带了一样东西进来,诸位一瞧就明白了。”

    说罢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丫鬟谷雨。看更多好看的说! 威信公号:HHS66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3/13993/76015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