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骄记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需速决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需速决

推荐阅读:台城遗梦创世游戏法典纵横诸天的武者诸天最牛师叔祖斗破之无上之境太上剑典勇者大魔王末世超神觉醒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武之天晶轮回

    ♂nbsp;   罗湖求娶冯三,且不管他真心与否,冯三本身发生的事情,罗湖并不晓得。

    夜十一悄然下泷水,为的便是与罗湖协谈合作事宜,此番因金心之事,阴差阳错,倒是省去长途沷涉泷水,在支江城便与有意协商而先行赶来会面的罗湖谈妥。

    也是善有善报,倘夜十一当时坚持不救金心,那么暗处的罗湖必然不会将计就计利用金心与夜十一摊牌,会面没那么早,罗湖没见到冯三,没看上冯三,那么夜十一此行也没那么快达到目的。

    一连串的效应都在意料之外,却达到夜十一想要的结果,她盯着冯三,眼不带错的:“三表姐,你……”

    北室去保着金心,东箕采珍皆守在客房外当门神,屋里只夜十一冯三两两对坐。

    “别误会啊,我虽有心帮忙,可也怕帮倒忙。”冯三对着北室的时间不多,然北室对她不请自来而所带麻烦可谓极其不满,丝毫不带掩的,她清楚得很:“我会应下罗湖所求,除了如他所言给他一个机会,其实何尝不是给我自已一个机会。”

    “东角已经飞鸽来信,信中说了罗湖的一些事儿,足见罗湖人品不错,不算十足的好人,却也非恶人。此番当众陷陈列成杀人犯,也是笃定陈列到最后绝对不会有事儿,更晓得陈列为了金心这个外甥女,无论做何牺牲都肯。”这是原家少爷死后,夜十一与罗湖谈妥,她亲自去见了一趟被罗湖藏起来的陈列,亲耳听陈列所言,罗湖所做一切皆经过陈列同意并授意。

    冯三知道夜十一去见真正的陈列之事:“嗯。”

    “但……”夜十一轻叹着转折,“三表姐,你虽出了那样的事儿,可我总盼着你能遇到真正的良人,不求高门权贵,至少得是身家清白的书香门第,或世代积富的朱门绣户。罗湖相貌足以与三表姐相配,然出身委实低了些,又是孤儿,自幼尚武,草莽心性,且他真正的名讳是石湖……”

    这样的人,这样的门户,祖父还是当年瑶僮酿乱首领,父母亲族更尽数死于那场酿乱之中,这样的过往,倘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无疑是一场家破人亡的大灾难。

    总的一句,在她看来,罗湖确非良配。

    冯三笑道:“大表妹这是不同意?”

    夜十一点头承认:“罗湖说了不会强人所难,定会说到做到,既三表姐已应下,那事成之后,三表姐拒了便是。”

    至于被拒之后罗湖的反应,及反应之后是否有损及她或夜家的行为,她会事先做防范,绝不能因着助她,而让三表姐一辈子不如意,或于夫家忽遭横祸。

    晓得夜十一全心为她想,并不会为达到目的而不顾她一生,冯三心中暖暖,手伸过桌面,握住夜十一的小手:“放心,试试而已,委屈了谁,我也不会委屈了自已。”

    但为了大表妹,她会。

    说到底,大表妹所作所为,不仅是为了大表妹心中的那个结,也是为了夜家,为了夜家,便是为了冯家,她身为冯家嫡三小姐,能出力之处,绝无推诿的道理。

    金心无辜,原少爷该死,陈列不应为原少爷之死填命。

    但凡有点儿良心,但凡有眼,谁都觉得该是这样的结局。

    然,理想归理想,现实归现实,百姓即便心里明亮,也不过是要财无财要权无权的庶民,起不了何等作用。

    商人重利,官者重迁。

    周知县看着无多大本领,但他能守成,更能在这么多年里,与狗仗人势的原家打成平手,虽多少得看原家的眼色行事儿,然就冲他敢在金心一案的紧要关头拒见原府管家,那他手里必然握着一些东西,足以制肘原家。

    换言之,原家在支江城犯下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周知县多少握有这些勾当的证据。

    只要这些罪证一曝光,又有后台足以抗衡宫里的原嫔,那么周知县随时能给原家一个迎头痛击,让原家人吃罪,将其在支江城的势力彻底瓦解。

    故十年下来,原家再张牙舞爪,周知县再客气退让,原家也不会触及周知县底线,因着那些足以成为原家罪证的东西,原家再嚣张,不能也不敢同周知县敌对。

    冯三听着夜十一的分析,怔愣着问:“这都是你让东箕去查的?”

    夜十一摇头:“时间不足,也不必查,事实必与我所言八九不离十。”

    冯三对夜十一的断言深信不疑。

    原家孙辈独苗苗原少爷被杀,凶手假陈列真罗湖被关大牢,真陈列躲在自个府里着急上火,更担忧金心的安危,怕原家恨起来,一时半会取不了正坐牢的罗湖填命,牵怒于归家候审的外甥女。

    就在陈列心焦如焚,却连府门都不得迈出半步无计可施之际,一位身着褐衣脸蒙褐巾的男子深夜悄入县衙后院知县宅。

    书房中,周知县恭敬地站在楚词跟前,眼半垂,不敢有半分怠慢,暗压下楚词忽然半夜亲临的慌恐,静候着吩咐。

    楚词也不是特意过来,只是办事儿途经此处,偶闻支江城数日来发生的一件大事儿,便顺道进城瞧瞧看看,未料还真让他顺出点儿东西来。

    “金心一案,确为原家少爷不是,杀也就杀了,不无辜。”楚词丝毫不废话,直言此番夜入县衙的目的:“牢里的陈列并非真正的陈列,你想法子放了。”

    周知县一惊,却不敢有异议:“是,那……”

    楚词晓得周知县在顾虑什么:“原家为非作歹这些年,靠的不过是宫里的原嫔,原嫔不得宠,胜在安份,在宫里倒也无性命之虞,只是原氏族人不知原嫔于宫中的真正处境,方敢如此不知收敛。往日也就罢了,你睁只眼闭只眼,顺着原家之怒处置了凶手,此事儿便了了。尔今原家踢到铁板,废一只腿儿那都是轻的,莫说原家表亲,饶是原嫔本家都得元气大伤。”

    周知县明白过来:“那假陈列非一般人?”

    楚词索性明言提点:“出手相助金家小姐免于被沉河的那位小公子,是惹不得的京中贵人,她既出手了,任原家再上蹦下跳,假陈列已绝无可能给自作自受的原家少爷填命。此案需速战速决,不得另起事端,好让那位小公子尽早离开此地。”

    “是。”周知县更明白了,楚先生这是怕那位小公子久留支江城,他潜伏于小县的目的会败露,让他不由更好奇那位小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却又不敢问。

    “一切可还顺利?”楚词顿了顿,问回正事儿。

    周知县随即一件接一件地上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7/17906/114631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