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二十八章 选择?

第二十八章 选择?

推荐阅读:凝霜寒雪楚江南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洪荒之万界妖帝血与火的赞歌我成了周幽王乡村小医圣爱慕不虚荣绝品都市医圣光之隐曜系统叫我做好人

    不知是否是李瑾的心态使然,进入轩景宫时,李瑾总觉得周围弥漫这一种紧张而压抑的气氛。

    来到院落中一处专门为了赏景而建的阁楼旁,李瑾被直接带到了三楼,而香雪则早在下车后就被轩景宫的侍女带去了专门等候主人的偏房。

    不知是为了让人可以静心,还是为了避人耳目,这座角楼中的通行楼梯都四散在各个角落。而似乎每层的布置与房间划分都不相同。因此一路行来,李瑾有种走入迷宫的错觉,并在心中暗想道‘这里的路,估计我自己是绝对出不去的。’

    来到三层后,李瑾被彬彬有礼的让到一间布置的有些过于繁复的房间内,只见其中沙曼重重叠叠,几乎一转身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绕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开阔些的地方,一张雕花酸枝木的八仙桌在这片还算宽敞的空间的正中摆放着,李瑾猜测这应该就是整个房间的正中位置了。

    李瑾走近桌旁才发现上面摆放着各色点心,水果并一只白玉壶,里面不知是茶是酒。此时李瑾才想起,现在正是午时后半。大概是静妃怕自己饿么?

    只是当下李瑾别说饿,胃中只觉得堵得难受。

    坐了一会儿,实在无聊,李瑾起身向整个房间的东面走,虽然不知道这个的窗户在哪儿,但这个方向的光线最足,且纱帘有微微的晃动。

    的确,在李瑾走过五六重层层叠叠的布曼后,一扇玲花窗出现在李瑾的面前。本来这个季节应该将窗户上都封以或绢布或素宣以作防寒防风之用,可这处的窗上竟完全是镂空的原样。

    好在屋内火盆烧的旺,外加这重重叠叠的纱曼才没让整个房间温度过低。

    李瑾推窗向外望去,原来这个方向正好可以看见整个轩景宫的全貌。从这里看去,只觉得红墙绿瓦中的庭院似乎是一片绝无仅有的绿洲,各式动物游走其间,外加苍翠的树柏和点缀其间的梅花,与周围或白茫茫一片,或枯枝落叶的庭院相比,真好似人间仙境。

    凭窗远眺,呼吸过新鲜空气后,李瑾觉得胃中感觉稍稍舒缓了一些。

    “怎么,喜欢我这里的景色?”李瑾身后的纱曼无风自动,伴随而来的是婉转温柔的声音。

    静妃不愧是皇帝钦点的贵妃,不仅身姿曼妙,容貌俏丽,就连声音都是赛过黄鹂的婉转动听,更胜在那语气里透出的温柔气息。

    李瑾因为紧张,所以一直都注意着周围的响动,虽然只有非常轻微的衣料摩擦声,李瑾还是察觉到有人接近自己,而凭借脚步声李瑾已经猜出是这里的主人静妃。

    因此静妃在出声说话时,李瑾完全没有被惊吓到。

    “拜见静妃娘娘。”李瑾转身,举止从容的对出现在身后的静妃行礼道。

    “哦?我以为你在专心赏景。”静妃似乎对自己没将李瑾吓到颇感遗憾。

    “娘娘宫中的景色的确迷人,只是此时,李瑾却是无心细赏。”

    “那是所谓何事?你总是这般客气,我也算是你半个亲人,和我说说可好?没准我能为你分忧也不一定。”静妃笑着拉起李瑾的手,亲密的将她带到刚刚离开的八仙桌旁。

    李瑾任由静妃牵着自己的手来到桌旁,没做什么排斥的反应。

    其实李瑾与静妃的年纪相差不大,最多不过是五岁罢了,这也是为什么李夫人对李瑾这个干娘颇有微词的原因。

    只是这对李瑾来说却没什么,一者自己不常出席那些达官贵人的宴会,也不会常在宫中走动,见到静妃的可能性就更低了,因此一个虚名而已,何苦那么执着?

    “听说你在玉静斋赏雪品茶,可是扰了你的雅兴?”静妃将李瑾安排坐在八仙桌靠里,背对着窗户的那个方向。

    “哪里,娘娘严重了。我只是伤寒刚好,出门散心。没成想与娘娘派去的人擦肩而过,否则一定先来娘娘这里。”

    静妃对此不置可否,只边给李瑾布茶添置点心,边笑道:“你还没说为什么事儿烦心?”

    “娘娘怕是已经知道了。不知娘娘可能帮我?”李瑾对此很是确信,只是不知静妃对这事儿是个什么态度。

    静妃却只看着李瑾不做回答。

    李瑾暗中咬了咬牙,“娘娘知道前几日东华门不得通行的事情?”

    “那是自然,整个京城都知道的事情。”静妃也为自己填好茶,默默分好糕点小口吃了起来。

    “娘娘可知那时有人误入东华门,并和大将军一起进城?”李瑾觉得此时口中似乎吞了砂砾,说话时喉咙艰涩的难以忍受。

    “嗯,当时京师府尹昭告全城,午时前以东华门为界,左右两条街道都不得通行,如有违者从重处罚。听说当时那三条街道所有百姓都被迁出了。”静妃没正面回答李瑾的问题,反倒把当时的布告完完整整的复述了一边。末了还感慨了一下当时的盛况。

    李瑾一时脑中空白,脸色立时又白了三分。虽然知道当时定是严令,可听人当面将完整说出来还是让李瑾身上一阵不舒服。李瑾是亲眼看到那三条街道的样子,所以很清楚当时百姓是多匆忙的被驱赶离开。想到这件事竟可以这般扰民,而本朝天子登基后又是以爱民体恤百姓为第一,可想而知事件的重要。

    李瑾本是自欺欺人般的逃避着深入思考这件事,也希望那位主管的官员因为畏罪,能同时帮我自己隐瞒了罪过,可此时李瑾不确定了。

    静妃似乎并没发现李瑾的异样,而之前的话题也不再继续,只一个劲儿的劝李瑾多吃些各式糕点,并在旁解说各种式样点心的来历。

    李瑾却只能味如嚼蜡般重复着咀嚼的动作,完全不知道自己嘴中是什么味道。

    静妃在壶中茶水用过一半后,似乎终于注意到氛围不对劲儿。转移话题道。

    “最近几日总是大雪不断,不知北疆又会是怎样的大雪。”静妃似乎仅仅只是为了转移李瑾的注意力,提起近日来的多变天气。

    “不知瑾儿听说过没?前朝之前,塞外将士不仅要在严寒中驻守边关,且在不得轮值的人终年不可回家,因此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与家人分散两地。还是前朝时先皇特意下旨,才让这些人得了恩旨。有家室的戍边将士可以携家眷驻守北疆。也多亏皇上体谅,世间少了多少孤独之人。”静妃不无感慨的说道。

    李瑾此时根本没心情听静妃的故事,正犹豫着该怎么问出静妃的态度。

    静妃却突然愁眉不展的看着李瑾问道:“其实,我这里也有一件烦恼的事情,不知瑾儿是否能帮帮忙?”那楚楚动人的眼神似乎带有让人不能拒绝的力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4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