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盘算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盘算

推荐阅读:鬼差直播升职记原来我是富二代乱世丽姝我的冷傲女上司乡村小医圣我的冰山女总裁叶帆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正义迷途民国草根我的汉服男朋友

    淮阳王妃无论如何都忘不了,自己亲手送走女儿的那一刻,那日的风与昏暗的天色,成了那之后每每被惊醒的午夜噩梦的源泉。

    拉着景钰,又将她搂在了怀里,淮阳王妃慈爱的抚摸着怀里的爱女的秀发,眼神却飘向了远方。

    “是啊,那时是逼不得已。”淮阳王妃嘴角,有着自己都毫无自知的苦笑。

    若不是当时自己的丈夫,执意要巩固自己封地的势力,若不是行动漏了端倪,又怎么会被逼着交出自己的子女为人质。因为幼子身体羸弱不能长途跋涉,所以担负起质子的责任的,便只能是自己这个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儿。

    说来讽刺,原本还在极力阻止淮阳王野心的王妃,经此一事后,便也彻底的倒戈了,既然皇宫中的那人违背了当初的誓言,自己也就没了继续坚守的必要。

    而淮阳王妃的彻底倒向,也让整个江陵封地彻底成为一个同心一体的铜墙铁壁。在力量再不内耗的情况下,淮阳王甚至比预期更早的完成了他的筹备。

    奈何江陵气候过于潮湿,就在准备就绪的时候,老王爷也开始了缠绵病榻。而他们的儿子,虽然是公认的聪颖早慧,淮阳王妃却也深知他心底的善良和优柔,本还十分担心他是否能撑起这片摇摇欲坠的天来。谁知他就这样不动声色的将整个局面纳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也许是淮阳王妃在暗自神伤并与丈夫一起同一战线的时候,这孩子也在那次变故中,默默的成长了起来。那个原本连蝼蚁都不忍伤害的,被自己父亲称为妇人之仁的孩子,竟也就这样被激起了血性。

    此刻早已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一家人,孤注一掷的结果就是那孩子曾与自己说过的,必须将保护家人的力量握于手中不可。

    淮阳王妃调转目光,遥遥看着院外东北的方向,那是帝都的皇族陵墓群的位置,而此时的淮阳王妃真的十分想要去参拜一下帝陵。问问当初那个即使抛弃自己也要选择权利,却在自己离京时仍承诺会给自己后人留一条生路的人,是否后悔打破当初的誓言,是否预想过今日的这般情势?

    怀中不是扭转的毛茸茸的小脑袋,终于换回了淮阳王妃的神志,看着那不能安分片刻的小人儿,淮阳王妃打从心底里觉得幸运,若景钰不是这样的性子,若她被这冰冷的皇宫侵染的也失去了这份纯真,怕是自己一生都会活在悔恨之中,即使懊悔的心情现在仍不时折磨着她,可那和无可挽回的懊悔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怎么了,对这个答案不满意。”淮阳王妃本打算用严厉的口吻让这不安生的小东西安静一会儿,可说出口的话却全无压力,其中噙满了宠溺的气息,让老王妃自己听了都有些难以抑制的皱眉。

    “母亲,我可以回家的话,那是不是咱们就再也来不了京师了。”景钰趴在老王妃的膝盖上,任由母亲理顺着自己发鬓,便悠悠的说道。

    性子鲁莽,粗枝大叶的景钰,却也并非是全无脑筋的人,甚至有的时候那性格中敏锐的一面,一点儿都不输当年风华正茂的淮阳王,应该说不愧是自己与他的女儿吗。也因为聪明如她,淮阳王妃才不至于担心她在宫中被人暗算或吃什么太大的暗亏。

    “是啊,可能再也来不了了。怎么,钰儿喜欢这里,不舍得离开吗?”淮阳王妃欣慰的笑着,明知故问道。

    “怎么可能,这样处处透着冰冷的地方,有多远我就要躲多远的,”景钰一副嫌弃的表情,想都没想的回答道,只是说道最后视线却又偏向了远处。片刻后又接着道:“只是,嫁来咱们家的景文姐姐岂不也是再也回不来了吗?”

    也许是曾经历过背井离乡的经历,因此原本从没有这样细腻心思的景钰,此时竟也会想到景玟远嫁他方后的境况。的确那和她在宫中为人质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只是那仅仅只是暂时的情况。等局势稳定,她又能为淮阳王府添个一儿半女,那时便是她成为淮阳王府的人的时候,只是这些现在来说还为时尚早。

    淮阳王妃想到让自己女儿变得有一丝女儿气息的源头,心底又不可抑制的酸涩阵痛起来,勉强笑着回答道:“要说这京师其实也算不得景玟的故乡,她的母亲虽然是这里人,可她还有一半的南湘王的血脉不是,那南阳封地也算是她的半个故土。所以即使再回不来这里其实也没什么打紧。”

    不知景钰是否听了进去,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困乏的小猫卧在淮阳王妃的膝头,任由淮阳王妃用体温给她取暖一般,不舍得移动一寸地方。

    就这样日头慢慢又划过了一些位置,就在李瑾完成一番调查,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到自家府邸的时候,景钰许久都没见到的亲哥哥也来了母亲的院子。

    “拜见母妃。”淮阳王向来是这样彬彬有礼的模样,即使是他小的时候亦然。

    “起来吧。”王妃虚抬了抬手,轻声细语的说道。而身上其他地方却保持了很好的稳定,只为了让自己膝头的女儿可以睡得更安稳些。不知是什么时候,景钰就这样握在淮阳王妃膝头睡了去过。在一旁无声无息侍立的紫瑞,以几乎全无声息的步伐与动作将薄毯拿来,为两人遮盖好后,又将火盆移近了一些。

    因此,此刻看去橙黄色的火焰的光芒下,妙龄少女正在一位雍容的老夫人膝头酣睡的画面,堪称是即美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又让人觉得充满了温情。所以淮阳王景熙几乎是用几年都没用过的,只在小时候才常常出现,被父亲责骂的那种温柔语气,向自己的母亲请安。

    “母亲,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景熙竟近几日自己的安排都说与了母亲,虽然只是大概的只言片语,淮阳王妃还是很好的掌握了整体的状况。

    “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接下来便是等待了。”

    “母妃觉得太后会与我们联手?”景熙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仅仅只是因为此刻太后的身家应该说是以皇宫中的那一支的存亡兴衰为基石的,而此刻她将要做的却是,明明白白会撼动这一基石的行动。景熙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如此信誓旦旦的相信这样的一个结盟。

    淮阳王妃却只是但笑不语,就在灯花又爆开的时候,才缓缓启唇道:“熙儿觉得太皇太后此时的依仗是大皇子吗,还是那个坐在皇位上的傀儡?亦或是她宫外的皇亲国戚?”

    景熙低头沉思,自己自进入京师以来,便开始在暗中彻查着各方的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5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