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证据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证据

推荐阅读:鬼差直播升职记原来我是富二代乱世丽姝我的冷傲女上司乡村小医圣我的冰山女总裁叶帆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正义迷途民国草根我的汉服男朋友

    苏靖执行完李瑾的命令后,回到府邸,本打算经由二门进府,谁知行至前门时看到有人纠缠,更看到不远处的马车,以及护卫在马车周围,打扮成一般家丁护院的侍卫。 www.. 苏靖当时心下一紧,不知李府中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因为那样的云靴,苏靖就是相望也忘不掉,那是皇家侍卫专用的行头。所以现在那辆车里应该坐着皇族中人,可他来李府做什么?

    而且做这样的掩人耳目的安排,却又做的不够细致漏洞百出,让明眼人一看便知道内里的人物的身份。这样的手法,看来这位来拜访李府的人,应该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苏靖在经过马车与那周围的侍从的时候,心底这样评价道。

    来到府门前苏靖才发现,事情还真如自己所想一般。那在与门房纠缠的人,一身刁蛮习气,而手中也正握着一件似乎是什么印信的东西小丫头正一脸得以的看着自己两人。刚刚门房与他她争执不下的样子,苏靖远远就看见了,此刻再看去,似乎这门房已经差不多被这位伶牙俐齿的小丫鬟给攻破。

    若不是自己此时正好就在近旁,估计这门房很快便会自己跑去府内,询问主人家的回答了。当然这作为一个门房来说,是无可厚非的举动。但如事情真的如此发展,李府便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并少了可以变通的地方。不说这马车里做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皇族中人,看那样子小丫头只打算用手中的这枚印信,作为敲门砖,砸开如今可说是铜墙铁壁的李府大门。

    而那小丫头绝不会将手中的印信交给这边,所以最后的发展便只能是门房拿着手头他们给的拜帖,匆匆进府去寻个主人家的示下。但若是就这样带着一张什么都没有的拜帖进府去禀报,李府便就真的进退两难了。一边无法确认来人到底是不是淮阳王府的人,因此不能慢待。可若说是,李府这边又没什么决定性的可作为证据的东西,怕是这样不请自来的人只能是来这不善,若是这样放他们进府,只会让主人家一个头两个大。

    苏靖想透了这层后,接过李师傅递给自己的那张拜帖,却并没有转身离开,反倒是侧过身来,笑对自己原先的师傅道:“师傅,现在还不急,这里还少了道程序。”

    那常年在把守李府大门的李师傅,自认这套门房上的事务,没有人是比她更清楚的了,更何况自己也算是李府键府以来,便在的老人,不说门上的规矩,就是李府的规矩也没人比自己记得更清楚。此时听一个黄口小儿说自己这事儿般的少了到程序,李师傅顿时火光起来。

    “哦,哪里少了,你倒是说说?!”几乎是气急败坏的李师傅脱口而出,质问着苏靖。

    苏靖温和笑着,边解释道:“若说日常的拜访只怕无人能出师傅之右,可今日这位自称是淮阳王府的使者的大人,来拜访,虽然咱们没有拦着的道理,只是这一张什么都没有只有署名的拜帖,还真的不足以取信于人。”

    听到苏靖这样说,门房也露出了郑重的神色,他向来以自己如今所有的工作能保护李府中的众人为骄傲,此刻听说自己可能被骗,那李府中的主人便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有损失,自己这第一道屏障的作用也就消失了。因此,此刻顾不上思考自己的立场与颜面问题,首先想到的则是事情的真相到底为何?

    对面那小丫头听过后,也立时炸毛起来。

    “哦,你说我空口无凭是么,看好了,这是我家大人的淮阳王府中行走的印信,你们可看好了,这么难得一见的东西,就是给你们看也分不出好坏来。”说着炫耀扮,将那印信高举过头。

    苏靖悻悻的都没去看拿被举到天上的东西,仍然闲闲的将目光锁定在那小丫头的眉眼间。看的对方发毛后,才又笑道:“这位从者,你举得那么高是怕我们验看吗?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还是少做,否则更容易露出马脚。”

    这小丫头,虽然年纪似乎比苏靖还小,可她跟在景钰身边也是数年之久,且一直得到景钰的宠信,因此性格里几乎也养出了景钰的影子,看不得别人小瞧了自己。

    当下苏靖的激将法都没用到一半,这位就将手拿了下来。当然这也有这位小丫头没把眼前这两位当回事儿的原因在。

    他心底一直觉得这样两个人根本不赔和自己说话,只是因为小姐进入李府需要这人开门,另一个可以作为引路的,才这般和言语色说话——苏靖与李师傅听到的却是十分颐指气使的声音。谁知他们竟然这般不开眼,以为自己拿的是赝品,真真是笑话,自己手中这个才是如假包换的淮阳王府的印信,甚至听说都能调动淮阳王领域下的驻地兵丁。

    此时就算给他们看,他们也认不出个什么,只是虽然这丫鬟如此蔑视的想着,却也知道此时当务之急是让自己小姐先能跨入这个门槛,因此也便开恩似的把手拿了下来,伸到苏靖的鼻子底下,道、

    “好好看看吧,也许这辈子也就这一次见,这么宝贵的东西。”这丫鬟边用鼻子哼哼出气表示不满的时候。

    苏靖这里眼明手快,当下立刻将那半卧着印信的手直接倒扣在自己手里拿着的拜帖上,这样这封拜帖除了白纸黑字的拜会内容外,更加上了淮阳王府的印信作为保障,因此此刻李府中的主事人,就算遇到什么难题,也能一次为保障,将淮阳王府拉上做个垫背的,也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苏靖的目的已经达到,因此也不多做纠缠,同时也为了保护证据,立刻撤退道。

    “在下孤陋寡闻,实在不认得什么印信,所以此时只能请家母或小姐辨识一下,还请使者稍待片刻。”说完苏靖便飞一般的消失在了大门口。

    那边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自己的手便被人硬抓着扣了下去,甚至连反驳的话,与抓住那人的机会都没给她留,人便就在眼前消失了。虽然小丫头恨得牙根痒痒,只是此时还是应该先去自家小姐那里请罪,否则一会儿东窗事发,自己主人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怕是自己回府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因此几乎是眨眼之间,这小丫头便从趾高气昂的小公鸡,变成了落水的小鸭子一样垂头丧气。顾不得和身后的门房打招呼,他径直回了景钰所在的马车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5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