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演

第一百七十一章 演

推荐阅读:鬼差直播升职记原来我是富二代乱世丽姝我的冷傲女上司乡村小医圣我的冰山女总裁叶帆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正义迷途民国草根我的汉服男朋友

    老内侍在将圣旨递给李瑾后,立刻侧身避过了李瑾的跪拜,并伸手将李瑾扶起。

    一边动作时,老内侍边笑道:“人老就不中用了,这一路也没做多少步,就喉咙冒烟。不知能否向李小姐讨口水,润润喉咙?”

    李瑾心知这是皇帝有密旨要给自己,真是该来的怎么都躲不了,李瑾反倒觉得这讨债的来的太晚。自己在吏部闯的祸,皇帝如今是要来秋后算账了。只是既然是要用密旨传递,何苦这么颇费周章,不仅用正式圣旨做掩护,还这样浩浩荡荡的送来李府。或者这密旨才是附带?

    只眨眼的功夫,李瑾便在脑海里将念头转了几转。无意识的又将手中的圣旨握了握,李瑾在老内侍话音刚落后,笑着接到。

    “您请里面这边来,里面有早已准备好的热茶点心,您先稍事休息,再回宫复命不迟。”

    老内侍顺从的笑着点头,道:“那就叨扰李小姐府上了。”说着随旁边李瑾指派的侍从离开中庭,去往前厅内。

    这边李瑾转手就将刚刚交由自己手上的圣旨,转给了自己的母亲。因为全程都没有细听,只大概记得内容是关于自己婚期的选择。此时的李瑾根本无心自己的婚礼及时举行,此时更没心情去细看圣旨,只将这些全部交由自己的母亲定夺。

    只是在李瑾临去前厅时,李夫人疼惜的拍了拍她递来明黄卷轴的手。李瑾则回以明朗的微笑,并在母亲耳边,悄声细语道:“娘,随便给我定个日子就好,反正没多久我就回来了。”说完冲着母亲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根本不像是在说自己婚礼的日子,反倒像是在说哪日去郊游一样轻松随意,之后便转身去了前厅。

    李瑾来到厅内,挥手遣退了本就不多的侍从,此处是李府专门用来会见重要来客,或者是举行重大事情的厅堂,因此整个空间都十分宽敞,而对于此时仅仅只有两人的情况则显得过于空旷了。李瑾来到老内侍的侧首就坐后,笑道:“有劳您老跑着一趟了。”

    内侍闻言笑道:“哪里,李小姐折煞杂家了。这不过都是杂家分内的事情。这里是陛下转交给你的信。”说着在袖管里拿出一封不足巴掌大小的信封来,递到李瑾面前。

    油纸一般泛着昏黄光泽的,一片空白的封面,让李瑾想起自己之前接到的几份密旨,一样的用纸。李瑾将信封当面立刻拆开了。但不是因为李瑾急于知道里面的内容,只是她不确定这里面的内容是否是需要第三人为自己解析。

    若果是李瑾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很难想象那位精明的皇帝会这样大费周章的,用自己身边的人还有一份特殊的荣耀来做障眼法。

    拆开的信封内是李瑾已然看熟悉的字体,挺拔有力的字体,浑然天成的气势,内敛却并非拘束,恣意却张弛有度。这样的矛盾却又让人觉得调到好处的字体,李瑾这是第一次亲眼目睹。也许之前常常听人说起,大多都已沦为恭维的话语用在此处才算是真正的使得其所——笔走龙蛇。

    言简意赅的密信内容,让李瑾的盘算完全落空,不知道应该说是李瑾思考的太过,还是太谨小慎微。那内封的信息,尽只十几个字,两件事情——其一是李瑾已经料到的关于自己大闹吏部的事情,虽然当时李瑾参与进去时,事态已经是不可控的局面了,李瑾觉得自己是否参与其中其实对整体态势的大小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但不可否认,李瑾当时的确是有意让事情向着更加不可控的地方发展,所以也难怪皇帝会责问了,另一件事,是李瑾始料未及的,那是让李瑾将手中的那李辉交到自己手中的铁质未明真相的东西叫出来。

    虽然原话,这位皇帝只是说让李瑾交出不应该在她手中的秘密,可此时她手中的可称为秘密而又是外人交托而来的仅只李辉的这个铁疙瘩以及皇帝送来的古玉,若说皇帝打算要回给李瑾特权——秘密上奏的权力,那此时的特别殊荣便变成了一个笑话,所以皇帝所指只能是李瑾此时怀中的这块铁疙瘩。

    但是,这样含糊而暧昧不明的说法,难道皇帝还不知道这块铁质的东西的来历——是由李辉之手转到李瑾这里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那皇帝又是如何知道自己手中有这块东西呢?那么,也就有一种可能是,皇帝大概知道哪里丢了什么东西,却又找不见东西的具体下落。而近来自己身边大概一直有皇帝的人暗中监视,因此最近自己接触过了太多身份特殊或身份不明的人,所以便会怀疑自己是否得到了他一直在找的东西,这次的密信这是为了试探自己,看他要找的东西是否在自己手中。所以眼前自己身前安稳坐与一旁的老者,便是来观察自己反应,进而回去汇报的了。

    李瑾就这深深低头思考问题似的动作,心底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如果此时就贸贸然的将自己怀里的东西上交未免太过胆小了些,不说李瑾答应李辉要给个答案,此时没有这东西原主人的首肯,自己怎么能这么简单的就将东西易主了呢,而且从李瑾的私心来说,这东西她自己还没研究狗,怎么会想轻易放手。

    因此,李瑾在下一刻抬头看向面前的内侍时,表情里的茫然真的做的如火纯情。这是李瑾往昔骗父母自己从没离开府邸时惯用的眼神,这样的神态李瑾做了太多次,熟悉的已经不能再熟悉,因此就算是李父李母见到,估计都是要中计的,何况是这样一个刚刚见面不过第二面的人。

    果然没有辜负李瑾的希望,老者看到抬头后一脸迷茫的表情时,很好的让这位老内侍惊了一下。凭借李瑾的经验,凡是漏出这样表情的人,多半都会被自己之后的演技骗到。但李瑾不敢托大,仍然在心底明镜一样的小心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并时刻注意着调节自己表现出的不解,既然要使诈,李瑾便会全力以赴,力求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5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