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接连不断

第一百七十四章 接连不断

推荐阅读: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我的一天有48小时女战神的黑包群八零女配养娃记蜜制田园:农妻有点甜重生在七零年代快穿:我只想种田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我见军少多有病苍生社稷图

    老者听李瑾说完这番话后,高昂的心情似乎仍然没受什么影响。超快稳定更新,本文由  首发

    笑呵呵的看着李瑾,说道:“孩子,其实这其中真的没差多少。”之后便也终于恢复了郑重的表情,道:“既然你是这样的心思,那我可以帮你安排陛下出宫的事宜,但具体会怎么这还要看陛下的心意。所以……”

    李瑾点头,接了下去:“您只需帮我将回话带到就好,其他倒是无所谓,只是怕我这样的的得寸进尺,陛下会龙颜大怒,到时候首当其冲的便是公公您了。”

    对面的老者,听完反倒笑的更夸张了,之后才道:“那是,那是,通常在贵人身边的我们这样身份的人,大多都会被用作发泄怒火的工具,但李小姐是真的不太了解陛下,估计是连传闻都没太关注过吧。”

    听老者说完,李瑾难得的有一丝脸红浮现在双颊。其实这道也不能怪李瑾,只因为之前的十几年人生,李瑾从没觉得自己会与皇帝有什么瓜葛,最多不过是每年年末的宫廷饮宴上,远处高高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影子,由吏部送来的每年年末嘉奖勤勉官吏的一纸明黄的卷轴,这便是之前李瑾与皇帝所有的联系。

    谁知一夕之间,自己就与皇帝成了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此刻虽说彼此间的信任还未完全建立,但毋庸置疑的,李瑾是上了贼船,现在中途下船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老者不再打趣李瑾,却也没给出了刚刚自己这样说的缘由,只是笑着建议李瑾最近可多参加一些年末的宴会,自然也就能知道更多的信息。言谈基本到这里就结束了。

    “李小姐,我的任务这就完成了。你还有还什么要与陛下说的吗,要我带回?”

    李瑾思考了一瞬,抬眼笑着对老者道:“没什么,只是请陛下下次来时穿的正常一些就好,否者再有两次估计整个京城都会又要谣传的。”

    老内侍笑着点头,道:“还有,之后便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知李小姐能否拨冗听我絮叨片刻。”

    李瑾大致猜得到,这位皇帝身边最信任的人物要对自己说的话,只是自己怕是难以让他如愿了。

    此时的李瑾竖起二度,反倒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精神集中程度甚至比之前思考皇帝的密信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李瑾明白正常的规章和制度,总会是有欠缺或者不完善的地方,因此便需要配合的,暗中的,约定俗成的规矩来保证整个制度的正常运行,所以自己现在接触的信息便是输于这一类。

    在李瑾终于能走出那中庭的会客厅时,天上的太阳早已高升,此时应该都快巳时末的光景。

    李瑾吩咐等在门外的身边的侍从,将宫中来的使者安全舒适的送出门外,老者对李瑾拱了拱手,似乎是在表示对收留自己稍事休息的谢意,而李瑾的脑子里则只回荡着,刘爽离开房间之前对自己说的话。

    在老内侍随着自家家丁的引领,在众位红衣侍从的簇拥下越走越远时,李瑾才似乎回过神来。看来自己还需要磨炼自己的交涉能力,李瑾在心底深深下定决心。为了一定要让自己顽强的活着,自己要吸收周围任何人的发光点,集中在自己身上。此时,这位老内侍的事情只能暂时的搁置了,自己还有一个麻烦等着自己去解决呢。

    李瑾此时又抬头看起了天色,不知不觉都已经这样晚的时候了。那位能让京师天翻地覆的小郡主。真没想到竟然也会有这样安静的时刻,这样看来那枚印章还真是如假包换的真品,否者凭借他的性格怎么想到她能这样消停的在一直等着?

    果然不出所料,来者还真是那个能将京城闹的天翻地覆的郡主大人。淮阳王府的落款,白纸黑字十分醒目的提在纸上。只是此时正在禁足的郡主,或者说正被严密保护起来的人,怎么敢堂而皇之来找自己,而她此行的目的又所谓何事?听给自己报信儿的小丫鬟说,他看见的只是一位贵人的侍女在与门房纠缠。那也就是说,淮阳王府的人没有仗着王府的势力而肆意妄为了?否则李瑾还真不是小瞧自家的守卫,但京中此时还真没一家敢拦着明火执仗的景钰郡主。这位如此克制--想对他往日言行,大概是想掩人耳目的进入李府吧。

    既然要这样隐藏形迹的这里,那又为什么在拜帖上明明白白的写清了来处,李瑾刚刚接过拜贴时,已经扫到了落款处淮阳王的字样。转了转眼珠李瑾心中肯定,这八成她是为了自己那所谓的曲艺才华没有到手而不肯死心,此时大概是趁景煕与淮阳王妃都不在府中的空挡偷偷溜出来的,而这样的时机可遇不可求,所以为了确实能见到李瑾的面,又不得已抬出自己的淮阳王府来者的身份。那么如此说来里面内容的署名大概就应该是编造或者一个不会被联系到景钰身上的随便的名字。

    李瑾又细看了看手中的拜帖,并启封开了里面的内容。果然内里的署名李瑾从没听过,而清秀的字迹也是李瑾并不熟悉的。而这位郡主的字体李瑾有幸还是见过几次,完全不同的两种笔体。看起来这像是出自一位性格细致之人的手笔。而上面的文字则是很正常的拜会前的知会,用语措辞,客气节制,是一封在正常不过的拜帖,除了那封面上,角落里十分醒目的红色戳记--淮阳王府专属的篆体字印章,那应该是一府之中的传令印信。

    这大多都是大富大贵之家才会有的专属,那带有特别暗纹的图样,几乎相当于一族,一家之中的虎符。作用则是内部传令时用到的标志,说明命令出自家主或者是被家主授权可以使用印信号令全府,全族人的。根据情况,李瑾怀疑这枚淮阳王府的印信,应该都可以调动江陵一带的少数驻军。但这通常都是在一府一族之内进行流通的,并且因为怕被破解,基本都是非大事不可使用。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印信,会盖在一封交给别人家的拜帖上?

    要知道有了这个东西在手,原本处于劣势的李瑾如果运用的好,几乎可以搬回大半面的败局。这就是淮阳王府中人来过的铁证,因为这样重要的印信非是亲信怎会可以拿到?

    且即使不细看那图样,都能发觉盖上去的角度和凌乱的周边,显然那是匆忙间弄上去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6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