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瑾绣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转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回转

推荐阅读:婚期365天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时尚大佬绝世狂兵火影之穿越万界红粉佳人绝品小神农我的末日女子军团温若晴夜司沉终极全才

    燕婉将众人带到了她的绣楼,这里的整体风格与她给人的感觉还真是完全相同。

    初入时,略显朴素的门庭,让人看后便觉舒适的布置,都不过是不会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感觉。但及至几人上到二楼开始,内里的装饰才开始显出花魁的气势来。一花一物都能看出此处主人的不同品味,倒不是东西有多么少见,当然其中也不少是稀世之物,但即使是一般的花草,在此处经过主人的雕琢,也显示出了不同的韵味。

    李瑾的目光一直无法从那一盆盆精心雕琢过的植物上移开,因为他也是一个极爱花草的人,因此更能从那一簇簇的新绿中感受出,主人的用心。

    而走在前面的几人,也兀自沉浸在他们的对话中,似乎已经没什么人特别关注着李瑾。

    “没想到,花魁的绣楼是如此模样……”景文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向周围的众人感慨,边走着边说道。

    “文公子,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可是运气还真是不错。能初次便得燕婉首肯,踏入她绣楼的人,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了。”淮阳王景熙用的是平辈间聊天的语气与称谓,明显是为了隐藏众人的真实身份,虽然辈分上淮阳王景熙要大出如今天子一辈,但年龄上来说,他们相差并没太多,况且两人都是保养得当,因此说是同年龄段的朋友,根本看不出看不出什么端倪。

    而这两人似乎都对这样的相处,没有异议一样,从最一开始两人,便用这样十分自然的语气与神态,在进行着正常的或某些暗含其他含义的对话。

    “哦,那兄定是在这之内喽?”景文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思,掀了掀嘴角,那似乎包含了一丝挑衅的意味的笑容。

    四人在倚翠楼中的飞燕阁中安坐,虽然是半敞开式的建筑,但因为周围有重纱掩映,因此就像轩景宫中的角楼一般,即能保暖又有很好的视野,此刻对此中的众人来说更重要的则是四面八方充足的阳光。

    但不管如何说,这里都是一个能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方。

    从下马开始,李瑾便一直处于目不暇接的状态,不同于寻常的建筑风格,内里稀有的各种摆设,植物,李瑾甚至看到了一处在院子角落人工搭建的温泉,此刻看去只觉得袅娜的水汽与那特别是造型让人从心底里觉得放松愉悦。

    这倚翠楼果然是名不虚传,从下到上,每一处的安排布置都花足了心思,而不仅是巧夺天工的手工艺品,就是每一个帘幕的搭配都能看出诗意,这边是这个王朝最穷奢极欲的具现话了吧。

    淮阳王将两人带到了倚翠楼后,便是一副要尽地主之义的架势。

    而那周围蜂拥而至,且与淮阳王似乎十分亲密熟稔的身影,让李瑾觉得自己大概之前见过的并不是淮阳王真实的样子,而此刻这样的王爷,李瑾不知道是否也是一个幻觉。

    李瑾并没说出景文想要的答案,甚至可以说是开口就将景文刚刚追逼她到极限的氛围给打破了。

    “公子,在这之前您能告诉我,在您眼中咱们王朝最美的样子,在您心中是怎样的一副画面吗?”

    看着眼前这个经常不按常理行事的,女扮男装的侍郎府千金,景文再一次在脑中审视起了自己之前与刚刚的决定。

    如果说只是为了在塞北的大将军的营寨里安插让自己的势力,当然并不容易,即使只是往边疆派密探,能得到的消息也十分有限,且大多都是没什么用的假消息或无足轻重的。

    因此这次既是为了提振全军的士气,同时给边关筹齐粮草争取时间与力量,也是为了在那混沌不清的地方给自己安插一个足够深入的眼线,所以才安排了李瑾的婚礼。当然,当时选择人选的时候经过一番思考,但也并不是非李瑾不可。可此时看着眼前这个眼神倔强的女孩,景文第一次觉得自己当初偶然之间的决定,也许真的十分幸运选中了这人。

    只要是有贵族或者官宦人家的身世的千金小姐,当然是谁都可以出任李瑾如今的位置。若是不想远嫁边境,一如自己当初对待李瑾的方法一样,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景文自信自然能有方法让对方配合自己的计划,只是那样的来的人物,大概只会给自己带回同样不情不愿,不清不楚的消息吧。

    看着眼前这个几经挫折,就自己所知在自己御赐婚礼的圣旨下达后,已经数次命悬一线的人,竟还能又这样的眼神,景文觉得自己真的是被上天眷顾着的,能得如此人才,岂不是自己之幸。

    李瑾刚刚的犹豫与挣扎,景文当然都看在眼里,也很清楚李瑾最近做的事情一定有什么游走在了边界上的事情,而对自己的忠诚估计也没有多高。但只要他是一个有自己信念的人,有自己心底的一份追求,那景文便放心将她放到边塞那样染缸般的环境中去,而不必担心她传回来的消息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终落得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下场。

    当然若想要有这样的结果,此时的李瑾还不足够,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忠心不够,她本身的觉悟也不够。

    景文在李瑾刚刚犹豫的时候,曾经一度想要放弃自己手中的这枚棋子,因为这样优柔寡断且随风摇摆的人,在自己身边担任耳目,只会让自己落入更加被动与危险的境地。可李瑾又一次超出了景文的预期,一番挣扎后,此刻坚定的眼神,让景文又重新审视其了李瑾的价值。

    此刻不仅是收服李瑾的绝佳机会,李瑾的问题也让景文忍不住恍惚起来。

    自己有多久没想过这个问题了,记得自己小时候光是为了在深深的宫殿里活命便已经是绞尽了脑汁,后来登上王座后,曾经也设想过身为天子的责任,当然自己当时也没有对这件事多认真,景文心底深知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与镶金嵌玉的宝座,最终都不会是自己的,有朝一日都会易主于人。

    但曾几何时,景文也曾觉得过,只要自己身在那上面一日便也要做一日这王座上的人应该做的事情,当然这和自己当初桌上王座的意图并不相悖。

    之后便是这几年间的不停歇的忙碌,回首过往,景文真的觉得就像昨日一样,忙着处理一件接一件不断的麻烦,时间过得似乎尤为快了起来,原本觉得宫墙中的每日都度日如年的景文,发觉自己竟也能又一日感慨那里面的日子如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

    “王朝最美的样子吗?……”似乎是在喃喃自语,景文又低声重复了一边李瑾的问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18/18084/90596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