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4 做大死

推荐阅读:玲珑水世界重生弃少归来巫中仙无垠我有一颗时空珠都市逍遥仙帝九天小妻吻上瘾重生家中宝风雷神帝传

    《自由报》的主编布兰特·巴特勒是一个标准的英国人,再来到约翰内斯堡之前,布兰特·巴特勒在英国本土的《每日纪事报》工作。

    布尔战争结束后,布兰特·巴特勒来到约翰内斯堡,模仿《每日记事报》,在约翰内斯堡创办了一份叫《约翰内斯堡人》的报纸。

    约翰内斯堡的情况和英国本土截然不同,因为约翰内斯堡的大多数人是华人,英语口语都不够熟练,报纸更是没几个人看得懂,所以布兰特·巴特勒创办的《约翰内斯堡人》根本卖不出去,创刊之后只发行了五期就草草收场,然后布兰特·巴特勒被欧文看中,成为《自由报》的主编。

    平心而论,作为主编,在不考虑经营状况的前提下,布兰特·巴特勒的工作是合格的,在他的领导下,《自由报》的销量节节攀升,逐渐成为德兰士瓦境内最大的报纸,甚至在开普敦也有人《自由报》。

    当然了,和这个时代的所有传媒从业人员一样,布兰特·巴特勒也是自由主义的坚决支持者,所以当威廉·坦普尔把那篇文章交给布兰特·巴特勒的时候,布兰特·巴特勒几乎没有犹豫,就把那篇文章刊登在《自由报》的报纸上。

    站在《自由报》的角度上,布兰特·巴特勒确实是成功了。

    威廉·坦普尔的文章成功吸引到全社会的眼球,警察局的执法尺度成为全社会热议的焦点,威廉·坦普尔的文章发表后,自然也有人站出来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为警察局辩护,布兰特·巴特勒欢迎这种层面的交流,所以对所有的投稿来而不拒,威廉·坦普尔又在《自由报》上连续发表多篇文章继续攻击警察局的执法水平,成功将原本只是在报纸上的辩论,变成一个全民热议的话题,《自由报》的影响力在这个过程中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销量节节上升,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

    让布兰特·巴特勒没想到的是,随着热度的升高,原本只是对警察局执法力度的辩论,逐渐开始向约翰内斯堡是否存在对白人歧视的讨论,这个倾向终于让布兰特·巴特勒感到恐惧。

    谁都知道,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的局长是如日中天的尼亚萨兰男爵,他和自由党的党魁欧文关系莫逆,即将成为市长马蒂尔达男爵的女婿,和马蒂尔达家族的另一成员法瓦尔特男爵亲如兄弟,在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现在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而这又是布兰特·巴特勒绝不愿意看到的。

    《自由报》的报社位于自由党总部旁边的一栋两层楼房内,楼房是报社编辑们的办公室,楼房后的院子里有印刷机、仓库、以及印刷工人的宿舍,布兰特·巴特勒的办公室在二楼最左边的房间。

    以前布兰特·巴特勒来到办公室之后,总是要首先看一看办公室阳台上的几盆蓟花和水仙,浇浇水、松松土什么的,这两天,布兰特·巴特勒明显放松了对蓟花和水仙的照顾,水仙的叶子都有点蔫,但是布兰特·巴特勒却没有注意到。

    “主编,这是坦普尔先生命人刚刚送来的文章,希望能刊发在明天的报纸上。”布兰特·巴特勒刚到办公室,编辑德里克就急匆匆拿着一份稿件来找布兰特·巴特勒。

    对于罗克来说,一位教育委员会的委员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自由报》的编辑来说,一位教育委员会的委员还是很有分量的,约翰内斯堡并没有新闻委员会,和文化有关的所有机构,严格来说都是教育委员会的下属机构,所以威廉·坦普尔的文章,才能一字不改的发表在《自由报》上。

    当然了,《自由报》的情况和其他报社又有所不同,因为和自由党的关系,如果布兰特·巴特勒不允许威廉·坦普尔的文章出现在《自由报》上,威廉·坦普尔也拿《自由报》没办法。

    “还是评价警察局的吗?放这儿吧,我们不能再刊登类似文章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失控,我们不能再参与其中推波助澜。”布兰特·巴特勒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普通人或许不知道阿德把罗克叫到比勒陀利亚骂了一顿,布兰特·巴特勒肯定知道。

    实际上,在欧文提醒过罗克之后,《自由报》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和警察局执法尺度有关的文章,欧文对于报纸的理解还不够深刻,布兰特·巴特勒作为传媒从业人员,当然也知道所谓“言论自由”的真相。

    “不是,这不是评论警察局执法力度的文章,而是关于公学的文章。”德里克明显已经看过文章,眉头皱得有点紧。

    “紫葳公学?我看咱们的坦普尔先生是要疯了!”布兰特·巴特勒听到威廉·坦普尔送来的文章和紫葳公学有关之后,连看文章的心情都没有。

    “不是紫葳公学,而是公立学校。”德里克愁眉不展,他的孩子就在公立学校上学,当然知道公立学校的弊端,不过这个问题明显不是一两篇文章能够解决的。

    布尔战争结束后,英国政府就开始在德兰士瓦和奥兰治推行英式教育,在奥兰治,英式教育受到布尔人的强烈抵制。

    在约翰内斯堡,因为紫葳公学,英式教育倒是没有受到抵制,但是绝大多数约翰内斯堡人对紫葳公学之外的其他学校没兴趣,所以这才是约翰内斯堡教育行业最大的困境。

    道格拉斯是教育委员会的主席,但是威廉·坦普尔才是公立学校的具体负责人,所以布兰特·巴特勒能理解,威廉·坦普尔为什么把目标对准了公立学校,紫葳公学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总督府和市政府多次给紫葳公学专项拨款,也严重影响到了约翰内斯堡公立学校的发展,这才是威廉·坦普尔真正担心的。

    果然,看似威廉·坦普尔在文章中根本没有提及紫葳公学,只介绍了公立学校的现状,并对公共教育的未来表示了一番担忧,但是字里行间,无不在影射正是因为紫葳公学的存在,才影响到公立学校的发展。

    “这家伙已经疯了,他这是想让咱们给他陪葬”布兰特·巴特勒把手中的文章撕得粉碎,然后扔到桌边的垃圾篓里。

    德里克终于松了口气,还好布兰特·巴特勒没有陪着威廉·坦普尔发疯。

    “调整一下报纸的内容,最近的报纸上,不能再出现和政府有关的文章了,多刊登一些本土贵族的花边新闻,或者报道下奥兰治的重建,总之,我们现在要摆脱嫌疑。”布兰特·巴特勒及时调整,所有和罗克有关的新闻都不能出现在报纸上。

    “马蒂尔达先生让您在一个小时后去见他”德里克继续汇报,这里的“马蒂尔达先生”指的是欧文,不是菲利普。

    “好吧,我就知道”布兰特·巴特勒嘴里念叨着,心里突然有了种很不好的感觉。

    下楼出门左转一百米,就是自由党的总部。

    布兰特·巴特勒突然感觉自己是昏了头,自由党的总部距离《自由报》就是这么近,可以说《自由报》就在自由党眼皮子底下,那么前段时间布兰特·巴特勒哪来的勇气,把威廉·坦普尔的那篇文章刊登在报纸上?

    在欧文的办公室里,布兰特·巴特勒意外见到了一身戎装的罗克。

    “勋爵,早上好。”布兰特·巴特勒主动向罗克问好。

    “一点也不好,主编,你可给我制造了个大·麻烦”罗克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内心正在评估布兰特·巴特勒的价值。

    对的,就是价值。

    虽然罗克建议欧文换掉布兰特·巴特勒,但是欧文对布兰特·巴特勒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至于前段时间的失误,欧文宁愿相信布兰特·巴特勒是一时不察,所以欧文直接把布兰特·巴特勒叫过来,希望罗克能给布兰特·巴特勒一次机会。

    在约翰内斯堡,没有人比布兰特·巴特勒更适合担任《自由报》的主编了,毕竟这里不是伦敦,要寻找一个合格的报社负责人并不容易。

    罗克却不是这么认为,《自由报》作为自由党的党报,有着她的特殊性,根本不需要向其他报社一样挣扎求存,罗克需要的不是一个有能力的报社主编,而是一个听话,即便不是那么有能力的主编

    主要是听话。

    “非常抱歉勋爵,我没有意识到会造成这么大的麻烦,是我的错误,我愿意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布兰特·巴特勒的态度还算诚恳。

    “承担?你承担得了吗?”罗克果然毫不客气,布兰特·巴特勒被吓了一跳。

    “刚才威廉·坦普尔又送来一篇介绍公立学校的文章,这一次我没有犯错。”布兰特·巴特勒拼命表现,哪怕这看上去似乎已经太晚。

    “呵呵咱们的委员先生终于知道做点正事了”罗克嗤之以鼻,威廉·坦普尔死定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2/2658/104521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