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2 开山刀

推荐阅读:玲珑水世界重生弃少归来巫中仙无垠我有一颗时空珠都市逍遥仙帝九天小妻吻上瘾重生家中宝风雷神帝传

    坦葛尼喀军队装备的是那种平头厚身,造型粗犷的开山刀。

    和罗德西亚北部师现在使用的狗腿弯刀相比,坦葛尼喀军队装备的开山刀虽然造型并不流畅,加工也不够精致,使用的钢材也韧性不足,但是很符合坦葛尼喀的具体情况,用来砍人还是很合适的。

    这种事德国人也不会亲手执行,为了制造足够的威慑力,徳裔军官选择了十几名刚刚来到荣耀堡的泰泰拉人执行。

    这其实也是德国人经常使用的方式,他们似乎很乐意看到非洲人自相残杀,喜欢在这种时候寻找乐趣。

    最近送来的这些泰泰拉人身体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和其他那些精瘦枯干,明显营养不良的泰泰拉人不同,这些泰泰拉人身体强壮,看上去油光水滑,都已经黑的发亮的那种,宽大厚重的开山刀提在他们手上就相得益彰。

    大多数泰泰拉人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命运,哪怕德国人甚至没有把他们捆起来,他们也老老实实的在特意搭建的木台上跪成一排,把手抬起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麻木的表情看上去毫无生机。

    有两个泰泰拉人的身材特别矮,年龄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这在坦葛尼喀也已经被当做成年人对待,所以他们也和其他人一样要被砍掉一只手。

    “从这里,用力砍下去,要一次砍断,切口整齐,如果一次砍不断,那就要换个人来砍你的手——明白了吗?”每一个负责行刑的泰泰拉人身边,都有一个徳裔士兵在监督,他们也不管这些泰泰拉人能不能听得懂德语,自顾自的提醒注意事项。

    更多的徳裔士兵三三两两的站在木台周围看热闹,殖民地军队嘛,也别指望他们有多么严格的军纪,衣服都穿得松松垮垮,步枪很随意的背在身上,有些士兵也不知道是文职,还是没有轮值任务,甚至连武器都没有携带。

    实在是非洲土著在白人面前一直都表现的服服帖帖,坦葛尼喀又不是德属西南非洲,境内一直还算稳定,并没有爆发过什么严重的叛乱,所以坦葛尼喀的殖民地军队警惕性都不怎么高,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台上那些负责行刑的泰泰拉人满脸悲愤的表情。

    恐怕就算是他们发现了,他们也不会担心,反而会更让他们有成就感。

    就是那种可以随意决定他人生死的感觉。

    有些人似乎很热衷于从这种感觉中寻找快感。

    巧合的是,身体最强壮的那名泰泰拉人身边,跪着的就是一个身材特别矮的泰泰拉人。

    或许是感觉到即将面临的命运,家伙忍不住低声抽泣,听声音有点纤细,再看看身形,身体强壮的泰泰拉人忍不住向身边的徳裔士兵说:“这是个女孩,他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命运。”

    哪怕德国人要清理坦葛尼喀境内的泰泰拉人,也要等彻底榨干这些泰泰拉人的剩余价值之后。

    所以被送到工地上的泰泰拉人也是有分工的,沉重的体力劳动都是男人负责,女人就只能承担一些后勤,或者是简单的辅助工作。

    更何况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女孩,本来就不该出现在体力劳动的队伍中。

    “你说什么?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从这里一刀砍下去——用力砍!”负责监督的徳裔士兵听不懂泰泰拉语,继续用德语催促。

    根本就是鸡同鸭讲吗,所以英国人要求廓尔喀部队的指挥官一定要学习廓尔喀语是很有道理的,英国这种老牌殖民国家,在和殖民地土著打交道的时候,才有最丰富的经验,德国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可惜德国人已经没有总结经验的机会的了。

    就算是总结,也没有验证的机会。

    “我是说,她不该出现在这里,这不是她应该承担的工作!”泰泰拉人的声音有点大,任谁都能听出,话里蕴含的悲愤,以及勉力压制的怒意。

    “你是说位置不对吗?那就从这里砍下去,不过这样一来,这个可怜的家伙以后就没什么用了——”负责监督的士兵将开山刀从女孩的手腕位置,转移到手肘部位。

    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全体注意,准备执行!”值日军官发布命令。

    “快点快点,用力砍,否则就换成别人来砍你!”负责监督的徳裔士兵迫不及待,甚至用手抓住泰泰拉人的手,强迫泰泰拉人行刑。

    “珍妮——”周围围观的人群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哀嚎出声。

    地上跪着的女孩身体在剧烈颤抖,抬起头泪眼朦胧,迷茫无助的寻找那个哀嚎的声音。

    台上十几个泰泰拉人没有人举刀,目光都在身体最强壮的那个泰泰拉人身上。

    “你在磨蹭什么?拖延时间也不能改变你们的命运,现在马上举起你的刀!”监督的士兵等不及要看好戏,几乎要拿着枪逼着泰泰拉人举刀。

    “好吧,从哪里?”身体最强壮的那个泰泰拉人突然说了句德语。

    “你懂德语,简直太棒了,你叫什么?你会成为他们的工头,这样你就可以享受一份单独的早饭和晚饭,现在你要表现你对德意志的忠诚——就从这里砍下去——”负责监督的士兵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

    大概是士兵心情很不错,手指又回到女孩的手腕位置。

    “好的!”泰泰拉人高高举起刀,阳光照射下,一点寒芒从刀锋一闪即逝,负责监督的士兵下意识眯了眯眼,然后就发现刀挥下去的位置好像不对。

    实在是两个手腕的位置都很近,直到有血光拼现,负责监督的士兵才发现,掉在桌子上的原来是自己的手。

    “这就是我对德意志的忠诚,去死吧你这个混蛋!”泰泰拉壮汉一刀砍掉士兵的手,爆喝的同时反手上撩,开山刀的锋利威猛淋漓尽致,士兵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脖子上和手腕都有鲜血在疯狂涌出。

    几乎是在一瞬间,十几个泰泰拉人都向自己身边的徳裔士兵发起攻击。

    有些人动作干脆简洁,一刀致命。

    有些人就有点脑子不清醒,将身边的徳裔士兵砍翻之后还不停手,一边剁萝卜一样继续劈砍,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叫骂。

    场面瞬间混乱。

    周围的徳裔士兵根本没有想到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估计也没有类似的预案,一时间都有点手忙脚乱,没有枪的士兵一哄而散,有枪的士兵急切中想开枪制止,但是却被周围的泰泰拉人一拥而上,马上就淹没在人群中。

    这一批被送来的泰泰拉人有二百多人,负责行刑的只有十几个,还有很多人在周围围观,这些人几乎是在台上壮汉动手的同时,也对附近的徳裔士兵发动攻击。

    让那些徳裔士兵绝望的是,这些泰泰拉人手中居然还有自制的简陋武器,或者是一把简陋的匕首,或者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甚至是一截一头被削尖的木棍。

    看上去确实是有点简陋,但是都可以变成致命武器。

    壮汉一刀将身边的徳裔士兵砍倒之后,马上就把目光投向台上目瞪口呆的值日官。

    “木木,接着——”壮汉身边的泰泰拉人把手中的开山刀抛给木木,自己去捡士兵身上的步枪。

    木木手持两把开山刀,随意挥了挥手,一串血珠在阳光下似乎闪烁着妖艳的光彩。

    值日官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想掏枪。

    只可惜坦葛尼喀德军部队没有装备尼亚萨兰那种快拔枪套,坦葛尼喀德军装备的是毛瑟手枪,毛瑟手枪的枪套是个木盒,打开的时候要先按下木盒上的按钮,然后盒口会自动向后跳开。

    这个设计也够反人类的,因为盒口跳开的方向正好是人体的方向,所以要把枪在第一时间拿出来,还是有点费劲。

    值日官刚刚摸到枪盒,叫木木的壮汉已经扑到自己面前。

    “等一下——”值日官惊恐哀嚎。

    木木根本不给值日官说话的时间,一刀将值日官砍翻,然后看都不看值日官,又扑向另一个和一名泰泰拉人滚作一团的徳裔士兵。

    这时候几乎所有在现场的徳裔士兵都已经被人群淹没,为了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徳裔士兵强迫所有的泰泰拉人都来观看行刑,所以周围的泰泰拉人足足有近千人,而现场维持秩序的徳裔士兵却只有几十人。

    几十人对于近千人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等所有的徳裔士兵全都被杀死,木木身边已经聚拢了数十名手持武器的泰泰拉人。

    这会儿泰泰拉人的武器就不是木棍和石头了,而是一水的毛瑟步枪。

    还有木木斜跨的那支毛瑟手枪。

    这德国人装备的防卫手枪确实是比例有点低。

    大多数泰泰拉人的目光,现在其实还是很迷茫的。

    “兄弟们,我们没有退路,只能和德国人拼到底,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们要让德国人付出足够的代价!”木木简单说了两句,就提着两把开山刀,冲向德军部队的营房。

    越来越多的泰泰拉人默不作声的跟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本文网址:http://www.aw76.com/xs/2/2658/111384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w76.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